第10章 10、半夜抓蝦

昇平樓不愧是驪京第一酒樓,什麼時候都人滿為患。

見歸燕坊眾女前來,一個跑堂夥計匆匆迎了過來。

“眾位姑娘見諒,樓裡現下已經滿了。”

“要等位?”

“姑娘,沒聽說過等位。”

“要是沒座兒了,客人就都走了,等下回再來。”

“要是現等,就得站在大街上,沒見過這樣的。”

黛安撇嘴,這效率也太低。

“包廂也沒了?”

“包廂?”似乎是沒想到黛安會問,夥計有些意外。

“怎麼,覺得我們進不起包廂?”

夥計內心其實是這樣覺得的,且包廂一般都是留給官家富戶,樂女?

沒聽過樂女自己去吃飯的,應該都是官家富戶點來助興的吧?

黛安的臉色有些不好,剛想發作,昇平樓的掌櫃疾步走了過來。

“下人不懂事,還望各位見諒。”

“上好的包廂還有,請諸位姑娘移步。”

昇平樓開門做生意,掌櫃自然八面玲瓏,歸燕坊前幾日那些鬧得沸沸揚揚的新聞,他早就聽說了。

雖不知漕幫入股,但三皇子和漕幫對歸燕坊都多有護持,這足以說明歸燕坊的地位今非昔比。

“掌櫃是聰明人,”黛安笑笑說。

“今天我們來,拿手的菜只管上,好酒也上幾壺。”

掌櫃笑著點點頭。

掌櫃出馬,果然席面酒水,葷素搭配,再加上包間服務,都讓人心曠神怡。

黛安對掌櫃的乖覺印象不錯,酒足飯飽後,便又叫來了掌櫃。

“承蒙掌櫃今日招待,我也有個小小建議給掌櫃您。”

“哦?姑娘請指教。”掌櫃有些詫異,但還是禮貌問道。

“昇平樓生意好,恐怕日日爆滿。”

掌櫃點點頭,這誰不知道?

“但昇平樓只有這麼大,恐怕為了調停座次,掌櫃平日沒少費心。”

掌櫃再點頭,這確實,包間難訂,眾人搶破了頭,若是遇上貴人相爭,他兩頭為難,還得賠銀子賠罪。

“不知姑娘有何高見?”

“我瞭解不深,不過隨口說說,掌櫃就當聽個笑話。”

“昇平樓現在可以擴張,但不宜大肆擴張,需知物以稀為貴。”

“飢餓營銷還是王道。”

“但可以再闢一處,作為高階會所,環境要好,吃食要奢華,最重要的是私密性要好。”

“這樣可以吸引更多高階人士。”

“而本店這邊,可以在旁邊闢座附樓,用作等位專區。”

“如果客滿,可以請來店的客人先去等位區等候,好茶好水,瓜子果品伺候著。”

“這樣可以大大提升經營效率,也不會流失客人。”

“您想,若是在等候區再配上些歌舞表演,大家豈不都會流連忘返,安心等待?”

掌櫃何嘗聽過這樣的主意,一時間拍案叫好。

“姑娘此意,甚好,待我報與東家。”

“若是事成,鄙人必不忘姑娘好意。”

黛安笑笑,話說到此就夠了。

以後昇平樓要是需要歌舞表演,歸燕坊就可以獨家合作了。

——

昇平樓飯菜雖合口,但黛安自那日抓到小龍蝦後就唸念不忘。

事後她曾向嵐姨她們打聽過,可這個時代,雖有小龍蝦,大家卻不懂怎麼吃。

提到小龍蝦,若漁她們甚至還覺得此物甚是噁心,怎能入菜?

嘖嘖嘖,真是暴殄天物。

回到歸燕坊,黛安噼哩吧啦搗鼓一通,全副武裝只等天黑就準備去捕蝦。

行至半路,她才想起來,這夜黑風高,她不會又碰上那個愛跟蝦搶溫泉的三皇子吧。

小龍蝦在晚上活動,三皇子也在晚上活動……

想起他表裡不一,陰森森的撲克臉,黛安打了個激靈。

“不,不至於吧。”

“畢竟是皇子,哪能天天泡在那?”

她實在嘴饞,還是決定鋌而走險。

藉著夜色隱藏身形,黛安摸到了溫泉附近。

左看右看,喲西,這次沒有人。

她搗鼓出個小小的油燈,果然小龍蝦看到光亮就聚了過來。

黛安笑得合不攏嘴。

“對啦,對啦,乖乖小龍蝦,快到我碗裡來。”

她用自制的木夾一夾一個,小龍蝦嘛,也不靈活,也沒什麼反抗能力,手到擒來。

這一刻,黛安深深體會到了趕海人的樂趣,一個字,爽!

她抓得興起,卻沒注意到周圍影影綽綽,似乎有人靠近。

“你抓這東西幹嘛?”

在這寂靜的夜晚,謝叔齊的聲音雖不大,卻也足以打破這一刻的安寧。

“哎呀,媽呀!”黛安這一驚非同小可,差點把剛剛抓到的小龍蝦抖落一地。

“你走路沒聲嗎?”

“人嚇人要嚇死人的。”

謝叔齊面無表情地用劍戳了戳黛安簍子裡的小龍蝦。

“是蝲蛄?”

“是小龍蝦,嗨,不管叫啥吧,反正好吃。”

“這東西,能吃?”

“能吃,還特別好吃!”

“誒,對了,你怎麼現在冒出來了?”

“昨天找你找不到,不過,我是相信你不可能隨便shā • rén的。”

“就算shā • rén,也必定不會被官府發現。”

黛安一臉淡定地說出這些話,手裡卻不停繼續抓小龍蝦。

謝叔齊倒是有些驚訝。

“這麼噁心的東西……”

“不過,你就這麼信我?”

黛安抬起臉:

“你雖然什麼都不記得了,但我覺得你不是壞人。”

“再說你還不是還救過我。”

“你不問,我這些天去哪了?”

“有什麼可問的,你一個成年人,武功又高強,難道還會出危險?”

“不過下次,如果需要你能找到你就好了。”

黛安忽然上上下下打量了謝叔齊好一會兒。

“你來得正好,我現在就需要你,快幫我抓蝦!”

放著這麼大個勞動力不用,不是暴殄天物?

謝叔齊有些無語,但還是照做。

果然是武功高強之人,黛安抓蝦還得彎著腰,一夾子一夾子;謝叔齊則是舉劍,點一個老實一個,再一撥,直接進簍。

黛安剛坐下休息,簡直看呆了,這可真是無比好用的工具人,他是給小龍蝦點穴了嗎?

正看得開心,忽聽一聲喝道:

“你在讓叔齊幹什麼?”

三皇子的癖好可能真的跟小龍蝦一毛一樣,有小龍蝦的地方就有他。

“啊?”黛安一彈而起,又嚇她一跳!

“沒幹什麼,不過是抓抓蝦。”

三皇子緊走幾步,來到謝叔齊面前,看了看簍子裡的小龍蝦,還沒開口,黛安就搶先說道:

“別問,就是為了吃。”

“能吃!特別好吃!”

嗯,很默契,學乖了。

三皇子並不看黛安,而是盯著謝叔齊。

“你就是謝叔齊?”他冷冷地問道。

誒誒誒,怎麼換劇本了?

黛安有些莫名其妙,他倆不是認識嗎?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