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9、金主爸爸

“若漁姑娘言重了。”薛戩的態度讓眾女有些始料不及。

“所謂聘禮,本應是二人心意相通,自願締結秦晉之好後的禮節。”

“是幫內下人胡言亂語,折辱了若漁姑娘。”

“你的意思是說,你不知情?”黛安心下暗歎,這個幫主好像跟傳言中的不太一樣。

“是,我今日方才聽聞此事。”

“薛某雖不才,卻並無強娶之心。”

“況且薛某此生恐無妻緣,孑孑一人罷了。”

一瞬間黛安以為自己回到了現代,怎麼一個兩個都是不婚主義者?

若漁似有動容,又深深福了一禮。

薛戩這麼說,看來他後宅那些血案另有隱情。

不過他今日這做派,焉知不是做給三皇子看的。

黛安在現代見過太多黑暗面,看誰都是有罪推論。

無論如何,薛幫主大大方方收下銀票,強娶若漁一事就這麼輕易翻篇了。

黛安上上下下打量著薛戩,頗有一番丈母孃看女婿的味道。

不過,她想的卻是另一回事。

“還是薛幫主大氣!”

“不知薛幫主可願幫人幫到底,當然,也不純粹是幫忙,算是做個交易。”

“願聞其詳。”薛戩好整以暇。

“歸燕坊的情形,想必幫主略知一二。”

“如今要脫困,我們需要天使投資人。”

“天使投資人?”

薛戩重複著這從未聽過的詞,連三皇子也來了興趣。

“這詞兒聽著新鮮,其實就是入股投資。”

“您的漕幫家大業大,恐怕不稀罕歸燕坊這個產業。”

“但別看我們現在只是小小樂坊,未來我會把她們打造成女團天團。”

“娛樂業的優勢在於沒有邊界,流量又大,到時候就能助力其他產業。”

“漕幫也可以實現多元化經營,廣為佈局。”

黛安心裡早就演練過千百遍的套話不斷流出,忽悠嘛,沒壓力。

“而且我們還能給你分紅。”

“姑娘開個價。”薛幫主爽快地總結陳詞,也不知道黛安的話他聽懂了幾分。

“這次給若漁姑娘添了不少麻煩,就當薛某人賠罪了。”

果然有美女在就是好辦事,黛安的十年規劃大計還沒說完呢,薛戩就拍板給錢了。

“一萬兩,佔股10%?”黛安試探著伸出一個手指頭。

之前五千兩就把自己賣了,那買兩個她的錢,不少吧?

“十萬兩,佔多少股姑娘說了算。”

什麼什麼?感情漕幫幫主是個冤大頭!

這黑切白,反差萌,家人們誰懂啊!

早知道就多要點,還是保守了。

黛安心情複雜,沒事沒事,這只是天使輪融資,後面還有A輪、B輪、C輪、D輪……X輪……

以後漕幫就是她歸燕坊的金主爸爸。

她正胡思亂想,到底是嵐姨老到,帶著眾女團團行禮。

“多謝薛幫主救歸燕坊於水火。”

薛戩並不多話,吩咐下人送錢後就向三皇子及眾女施禮告別了。

黛安看著三皇子暗戳戳地想,這幫主要麼是個傻白甜,要麼就是放長線釣大魚。

這會再看三皇子,好像沒那麼順眼了。

人家一出手就是十萬兩,他卻五千兩就把她黛安給買下了。

“那個,我能不能贖身?”黛安狗腿地朝三皇子笑,現在她有錢了。

“你說呢?”那shā • rén的眼神不似作假。

“咳咳,開個玩笑……”好吧,他仗勢欺人,她現在還無力反抗。

“也不問我,就讓人入股?”

完了,忘了這茬,原本歸燕坊就是三皇子的產業,人家是大股東。

現在黛安這一頓操作,硬是給人股權稀釋了,這不得大股東點頭?疏忽了!

可……他剛剛並沒有阻止她,不是嗎?

“那個……我也是為了,歸燕坊的未來著想。”

“再說,能與漕幫幫主交好,沒有壞處。”

黛安大腦飛速運轉。

“幫主既不能與您公開交好,那歸燕坊也可以作為暗裡的聯絡嘛。”

是了,重點在這。

太子公開拉攏漕幫,漕幫還態度不明。

但漕幫必定願意多與幾個皇子交好,可這交好,就不能鋪在明面上,否則不是打太子的臉嗎?

既然如此,歸燕坊就可以作為地下聯絡點。

除非三皇子全無上位之心,可黛安既然已經知道他的秘密,就篤定他定不如此。

那麼一切就都說得通了,薛戩不愧是漕幫幫主,心思佈局竟如此機巧,早在這等著呢,怪不得出手如此大方。

三皇子……明知她有心重振歸燕坊,還強收她為奴,都在下大棋!

一個個都是人精,黛安後背發涼,一個不慎就要被吃得骨頭都不剩。

這古代,也不是這麼好混呢。

送走諸位金主爸爸,漕幫的銀子很快也到了。

“啊,我睜不開眼睛了,太耀眼了。”

看著白花花的十萬兩銀子,黛安戲精上身。

“姐妹們,咱們現在有錢了!”

她振臂一呼。

“以後天天吃燕窩,吃一碗,漱口一碗。”

“胭脂水粉,衣服首飾管夠。”

眾女看她瘋癲,嘻嘻哈哈推著她。

沒錢的日子終於到頭了,這幾天給她憋屈壞了。

“明天去昇平樓!好好吃一頓。嵐姨請客,我付錢。”

“吃完好吃的,再去流衣閣,給大家添置幾身新衣服。”

黛安嘴裡說的熱鬧,心裡卻很複雜。

歸燕坊的危機,到此應該算是告一段落。

然而第一步融資的完成,不過是個開始。

後面她想做、要做的事還很多,在這個陌生的時代,虎狼遍地,她能走到哪一步呢?

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