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7、沒完沒了

黛安帶回五千兩白銀,第二日嵐姨就試著去漕幫歸還聘禮。

果不其然,根本沒用,人家咬定了要人不要錢。

擺在面前的問題很明顯,第一,漕幫仗勢欺人,她們需要強大的後臺;第二,天使投資人沒落實,錢還是不夠用。

黛安本想再偶遇三皇子,可還沒等她出馬,就有個自稱飛鸞的影衛找到她,告訴她三皇子身體不適,這幾日不會出府,如果有事,自會派他來傳令。

她想再要些銀子,結果人家說五千兩已經夠多了,她其實壓根不值這個價。

漕幫的人三天後會再來,此前如果不能要到一句三皇子的準話,事情就有些難辦了。

可漕幫還沒來,歸燕坊卻又等來了知府的人。

這次來的不是師爺,卻是個推官。

“奉知府大人命,前來捉拿嫌犯。”郭推官的氣勢可比崔師爺強多了。

嵐姨趕緊上前一拜:

“大人,歸燕坊一介小小樂坊,只有些弱女子,不知何來嫌犯?”

郭推官兩眼看天,道:

“哼!全是女子?你們這不是還有個武功高強的男人嗎?”

眾人一愣,他說的是謝叔齊?

黛安這才反應過來,歸燕樓出事後,她已經有一陣子沒見過他了。

“大人明鑑,謝叔齊並非歸燕坊的人,他只是借住在此。”

“不是你們的人?前兩天不是還幫你們出頭了。”

“本官不管他是誰的人,總之他現在與一命案有關,我奉命拿他回衙門,你們只管把人交出來。”

嵐姨有些為難了。

“可大人,我們也不知他身在何處。”

郭推官鬍子一翹:

“你們若不肯交出嫌犯,本官可要治你們個包庇之罪。”

“大人,並非……”

嵐姨還想再解釋,被黛安攔住了。

“嵐姨,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只怕抓謝叔齊也只是個藉口,真正的目的還是若漁。

她雖與謝叔齊只有幾面之緣,但直覺告訴她,他並不是壞人。

黛安一面與白萱嘀咕了幾句,一面走上前來:

“大人,嵐姨剛才說的都是實話。”

“我們確實不知道謝叔齊現在何處。”

聞言郭推官一臉陰謀得逞的得意之色,一揮手:

“來人,拿下歸燕坊眾人……”

這次若是能拿回若漁,從漕幫手裡把人搶過來,知府大人定會其心甚悅。

“大人等等,我們雖不知他在何處,但我們可以去找啊。”

“不如您在樂坊稍作,看看姑娘們的表演,我去幫您把人找來?”

郭推官出其不意,就是想趁亂帶走若漁,哪裡是真要等她們把謝叔齊找來呢?

“本官怎知你不是去給他通風報信,讓他逃走?”

“現在本官就要將你們統統帶走,以免嫌犯逃脫!”

“來人,快來人……”

情急之下,黛安朝玉姝兒勾了勾手指。

“大人,知府大人一向愛民如子,現在謝叔齊並未定罪,歸燕坊何其無辜,怎麼能說帶走就帶走呢?”

“可憐我們幾個弱女子,就要去那不見天日的牢房裡受苦,嚶嚶……”

玉姝兒立刻哭倒在地,軟語嚶嚀,讓人好生憐惜。

黛安在心裡暗贊,這哭戲,說來就來,演技不錯。

這邊玉姝兒正戲精上身,那邊白萱早趁亂跑出去喊來了一眾街坊鄰居。

歸燕坊本就所處鬧市,嵐姨一向心善,因此周圍除了紅玥軒,跟其他鄰居關係都不錯。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都在說知府親民,勸推官不該如此簡單粗暴。

民意之下,郭推官有些下不來臺,半晌才喝道:

“哼,別說本官不講情面,就以日落為限。”

黛安深深撥出一口氣,趕忙招來白萱涼鶴,讓他們去漕幫喊人,此刻就算是引狼驅虎,也要試上一試。

交代完二人,她也馬不停蹄跑出門去。

三皇子!此刻要解此劫,她無論如何也必須拖三皇子下場。

黛安一口氣跑到三皇子府,顧不得許多,哐哐捶門。

好一會才有個門房慢吞吞開啟門。

“三皇子,快,我……有……有事求見!”

門房看著黛安上氣不接下氣,慢條斯理地說,

“姑娘,你急也沒用,殿下不在府中。”

“啊?他去哪了?”

“這個……實在是,小人……不知啊。”

黛安這個氣啊,她急得都快冒煙了,怎麼反而碰上這麼個樹懶門房?

“飛鸞呢?”

“飛鸞?也……不在。”

黛安白了門房一眼,轉身飛奔而去。

驪京這麼大,他能跑哪去呢?

飛鸞不是說他要在府中休養?這男人說的話,真是半句都不能信。

沒有門路,她不敢瞎竄。

“賭一把吧!”她把心一橫,往城外跑去。

黛安決定來個守株待蝦,啊不,守株待三皇子……

誰讓三皇子也喜歡小龍蝦喜歡那個溫泉池子呢。

眼看就要日落,她心急如焚,崩潰前的最後一刻,她終於聽到了動靜。

這次絕對不是小龍蝦啊,分明是三皇子帶著影衛來了。

果然,要不就是他特別喜歡這溫泉,要不就是這附近是他的秘密基地。

黛安甩開這些無用的想法,朝三皇子大喊道:

“殿下,你再不來,就要失去我了。”

三皇子還是一如既往清冷的模樣。

“何事?”

“知府手下推官,現在就守在歸燕坊,只等日落就要把我們都抓走。”

“知府志不在你,不過是想納個樂女。”

三皇子這話說的,簡直滿滿大豬蹄子的氣質。

“若漁她們若是有事,你也會失去我的!”

三皇子冷笑,這是打算……威脅他?

黛安有些無力,說起來,她確實沒什麼跟三皇子談判的資本。

歸燕坊的未來嗎?身為皇子他肯定不稀罕。

她這個人才嗎?她自己都不知道能替三皇子幹些什麼。

她有些頹然,小聲嘀咕道

“你不肯幫忙,我只能去找謝叔齊,讓他頂缸,天知道他現在在哪……”

三皇子聽到謝叔齊三個字,倏地轉過頭來,厲聲問道

“你說誰?”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