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6、天使投資人

黛安一早就出了樂坊,在街上邊逛邊想著門路。

她說得慷慨激昂,可天使投資人,去哪兒找呢?

這可不比在現代,總不能大街上隨便抓個人,就讓他入股投資吧。

好在黛安心裡早已有了人選,便是歸燕坊的隱形後臺,三皇子。

三皇子地位尊崇,想來也是家財萬貫,橫看豎看,都是最適合不過的天使投資人。

最重要的是,砸錢恐怕拿不下漕幫,她要借的是三皇子的勢。

可按嵐姨的說法,三皇子必定不待見歸燕坊。

因此最重要的是如何說服他,她心裡百轉千回,演練了108種忽悠套路。

萬事俱備,黛安決定主動出擊,蹲守三皇子。畢竟三皇子能跑,三皇子府跑不了……

可恨自己一個金牌經紀人,竟當了一回狗仔。

頓足間,她運氣是真好,遠遠地竟看到三皇子正好回府。

“三皇子殿下,小人有事要啟奏。”

她學著古裝電視裡的語調,厚著臉皮攔停了三皇子的馬車。

許是三皇子行事低調慣了,出門沒帶幾個僕從,此時竟也沒人來阻黛安。

只見一人推來一輛木製輪椅,將三皇子扶了上去。

黛安微微抬眼,悄摸摸打量這位歸雁樓的背後隱藏大地主。

正如坊間傳聞,他看起來臉色蒼白,羸弱不堪。臉雖俊,身子卻佝僂著縮在輪椅上,總覺得說話大點聲都能把他震上一震。

黛安心裡一陣唏噓,天子血脈,俊俏病嬌男,有這噱頭,何愁沒有流量……

她正看得起勁,冷不防三皇子突然劇烈咳嗽起來,那一通翻江倒海,直咳得肺都快出來了。

黛安“嗖”地一個箭步,靈活地跨開,離三皇子1米遠。

馬上她就接收到了三皇子的眼刀,她這是嫌棄他?

“啊,不是,我不是……”

“疫情三年,純屬本能反應……見諒……嘿嘿……”黛安陪笑道。

三皇子不再理她,揮了揮手命人就要推著自己往府中去。

黛安急忙喊道:

“三皇子殿下,我是歸燕坊的黛安,我是來請您投資歸燕坊的。”

她本能地伸手掏兜,什麼鬼,古代哪來的名片……

三皇子眼皮都沒抬。

“歸燕坊雖現在遇到困難,但殿下若出手護持,未來肯定能重歸繁榮。”

三皇子還是沒動,黛安有些急了,額上冒出汗水。

“歸燕坊說起來也算殿下的產業,他們這也是在打您的臉。”

三皇子橫眉冷對。

“三皇子若救歸燕坊於水火,黛安願效犬馬之勞!”

“雖然尚不知有何用,”終於說話了,三皇子聲音清冷,黛安卻覺得無比悅耳,“不過區區五千兩。”

他一揮手,就有人將銀票送到黛安手上。

黛安還沒來得及感慨,三皇子等人就已絕塵而去。

等等,她好像沒說過“五千兩”吧?

可憐她那108個套路一個都沒用上。

然而,黛安並沒有注意到三皇子深深看她的眼神,她也不知道,這區區五千兩竟在日後成了她的賣身銀子。

好不容易堵到三皇子,卻沒得到一句準話,黛安有些懊惱地四處徘徊,不知不覺間竟走了好幾個時辰來到了城外。

夕陽下,城外的景緻莫名美好,讓黛安有了些喘息的心思。

她沿著一條小溪慢慢上溯,哼著歌沿路踢著水草。

忽然,她被草叢中的一個東西吸引了注意力,不大,深紅色……

“小龍蝦?!”黛安驚喜出聲。

不怪黛安大驚小怪,實在是她已經幾天不見葷腥。

理智尚存,這會子,小龍蝦好像還沒從歐美入侵過來吧?

黛安小心翼翼地俯下身,一把抓住這隻小龍蝦,看著確實不那麼紅,沒那麼大,應該是原生國內的品種。

無論如何,不妨礙它好吃啊。

黛安手裡捏著一隻蝦,腦子裡想的卻是全蝦宴。

那滋味,嘖嘖嘖……

黛安抹了把哈喇子,埋頭找起小龍蝦來。

“小龍蝦,快告訴我,你家父母兄弟,親朋好友在哪呀?我好讓你們團聚呀!”

可邪了門,抓這一隻容易,卻再難抓到第二隻。

“小龍蝦應該是喜歡礦物質含量高的水……”

黛安吸了吸鼻子,沿著淡淡硫磺味繼續溯水而上。

她一個文科生,太為難她了。

不知不覺間,山間小道竟豁然開闊,溪水也匯聚成湖。

黛安剛要感嘆,好一片溫泉,就發現溫泉池中似乎有人。

水汽氤氳,那人削肩細腰,膚色勻白,真是好一幅美人入浴圖……啊不……好像是美男……是男人……是……

“三皇子?!”

完了,現在裝瞎還來得及嗎?問題是,她幾個時辰前剛剛還跟這人慷慨陳詞過。

她屏氣凝神,想在對方發現之前偷偷溜走,可手裡的小龍蝦卻突然不受控制地扭動起來,繼而“撲通”一聲,跌入池中,驚起一人三皇子……

伴隨著三皇子冷冽的目光,他整個人也飛身披衣欺了過來。

“嗖嗖”幾聲,之前不知藏身何處的數名暗衛也紛紛圍了過來,將黛安圍了個水洩不通,還齊刷刷抽出了刀。

“黛安姑娘?看來是還有話對本王說。”

黛安原本以為自己只是不小心看到了三皇子的身體,可沒想到這一瞥,才發現自己是陰差陽錯發現了三皇子的本質。

此時的三皇子,一掃白日初見時的病態,臉色紅潤,聲如洪鐘,更讓人吃驚的是,他長身而立,半點沒有殘疾的樣子。

他眼神凌厲,深不見底,自稱本王,那眼眸中,分明有野心的火苗在熊熊燃燒。

周圍的影衛亦透露了他的隱藏實力。

黛安一驚,完了,身負血海深仇的帝王之子假裝殘疾韜光養晦等待時機一鳴驚人,耳熟能詳的劇情麼……

可自己拿的什麼破劇本,這麼快讓她發現了三皇子的秘密,難道今日要為了一隻蝦丟了性命?

見她呆愣不語,三皇子嘴角挑起一絲冷笑,伸手撩起黛安一縷亂髮,道:

“看來你發現了我的秘密。”

你看看!連臺詞都一模一樣……

“殿下放心,我什麼都沒看見。”

“只有死人,才不會洩露秘密。”

“不不不,還有很多方法,你可以不用殺我。”

緊要關頭,黛安腦袋裡的108個套路又冒了出來。

可她還沒發揮,三皇子就打斷了她。

“或者你說的有道理……來人,帶她去立身契。”

“從此後,你便是我的人。”

“我……”黛安雙手護胸,捏緊了衣服,“我是良家女子,不嫁你為妾!”

三皇子很無語,影衛很想笑。他恨恨地在黛安頭上敲了一記。

“想得美,是讓你為奴,日後若敢違抗命令,本王有的是辦法取你性命。”

蝦沒吃到,反而成了人家的便宜奴婢。

黛安心裡雖然奔過一萬頭食草動物,但好漢不吃眼前虧,就當是跟不良經紀公司簽了個奴隸合約吧。

直到安全下山,她還處於懵懂之中。

這事兒怎麼想都有些不對勁,她一個大活人靠近,影衛會沒發現?

她感覺好像是自己被套路了……

可無論如何,她算是搭上了三皇子?那今天的目標也算成功了一半。

阿Q精神瞬間治癒了她,她腳步輕快往歸燕坊回去。

山上,影衛飛鸞不解地問三皇子:

“殿下何必費這些心思?”

“這姑娘,真的會是逆天改命之人嗎?”

三皇子嘆了口氣,

“我也不知,但總覺得她有些與眾不同。”

“多年來總難破局,不過順勢為之,死馬當活馬醫吧。”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