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5、嵐姨,我給你做個PPT

黛安三步並作兩步跑回歸燕坊時,天已經黑透了。

她將自己聽到的訊息告訴嵐姨和眾女,大家七嘴八舌,一番頭腦風暴後,天色已晚。

嵐姨讓眾人回房休息,黛安卻留了下來。

“嵐姨,我有一事不解。”

“你說。”

“聽你早上所說,歸燕坊確是一直沒有繳過稅?這是何故?”

嵐姨嘆了口氣,道:

“原本就不是我不想交稅,而是這事有些緣故。”

“你可知,我手裡並無歸燕坊的房地契?”

“當年歸燕坊還不是歸燕坊,而是三皇子母妃的一處嫁妝鋪子。”

“三皇子母族遭難後,本應抄沒家產,皇上憐惜三皇子喪母,將這處樓宇留給了他。”

“可……太子又下令將這裡改建成樂坊,還下旨招徠了我們廣為經營。”

“據說……是為了噁心三皇子。”

嵐姨頓了頓,壓低了聲音說。

“事涉皇家,因此之前沒人來繳稅。”

“現在,估摸著是已經無人在意了吧。”

資訊量有些大,鬧了半天,歸燕坊還是個國企,後面有個這麼大背景的東家。

雖說東家可能深恨她們,且又是個勢微還身帶殘疾的皇子,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要是有了三皇子的支援,知府漕幫什麼的根本不夠看吧!

資源還真是說來就來,她一定要見一見這位三皇子。

黛安轉而想到漕幫管家的話,又囑咐嵐姨道:

“嵐姨,漕幫之人明日就會來提親。”

“您一定要想辦法拖延時間,我們才能有所準備,才能反擊。”

嵐姨莫名點點頭,問:

“雙兒,你想到什麼辦法了麼?”

“我心裡已有些想法,待我整理整理再給您彙報。”

嵐姨聽得愣了,還沒反應過來,黛安已經推門而去。

這一夜,黛安房間裡的燈一直沒有熄。

第二天天剛矇矇亮,黛安就開啟房門大喊道,

“嵐姨,我給你做了個P~P~T~!”

眾女被她的咋咋呼呼吵醒了。

“你,你說什麼,你給嵐姨做了個‘屁屁踢’?這是個什麼玩意兒?”

涼鶴快言快語。

“很難解釋。等嵐姨來了我一併告訴你們。”

“在我們那,現做個商業計劃書,忽悠投資人,都這麼玩。”

大家到齊後,黛安清了清嗓子,亮出了一沓子紙,只見上面赫然寫著“歸燕坊戰略轉型方案”。

隨後,黛安開始了她的路演:

“首先,咱們現在沒錢,什麼也幹不了。”

“所以第一步,是要找到天使投資人。”

詩詩舉手,不懂就問。

“什麼是,天使……投資人?”

“就是願意投錢給咱們的人。”

眾女面面相覷。

“那不就是客人嗎?”

涼鶴急吼吼地道。

“不不不,這投資人跟客人不同。”

“客人是享受咱們的服務,投資人是分享咱們的經營成果……”

眾人似懂非懂。

“第二步,有了錢,還得有靠山,畢竟咱們好歹是國企。”

“上頭有人,以後就沒人再敢欺負咱們。”

“接著,我們要對歸燕坊的硬體軟體都進行升級。”

“硬體,簡單來說就是樓;而軟體,就是你們。”

黛安伸手,一一指過眾女。

“最後,咱們要改變商業模式。”

“提供多樣化服務,拉通上下游產業鏈,最後形成品牌效應。”

“我要把你們打造成大華國,乃至全球,最受歡迎,最吸金的女團!”

“而我!”黛安朝自己一指,“以後我就是你們的經紀人,黛安!”

金牌經紀人,黛安,I’mBack!

眾女聽得一愣一愣的,但不知為何,黛安自信發表的樣子,莫名讓她們覺得值得信賴。

“總之,”黛安最後總結了一句。

“今天各位的任務,就是一定要拖延時間,不能讓漕幫把人帶走。”

兵分兩路,黛安去找投資人,歸燕坊眾人留下來應付漕幫。

漕幫的人果然一早就到了,那位傳說中的魔王幫主並未親臨。

按來人的說法,那天小廝交由若漁親手收下的五千兩銀子,就是幫主下給若漁的聘禮。

若漁既收了聘禮,自然就要嫁給他們幫主。

看來這次漕幫在意的根本就不是銀子,而是勢必要得到若漁。

嵐姨想盡辦法,先是說若漁近來身體不適,又是說嫁妝什麼的諸事預備都不足。

好說歹說,才讓漕幫的人退去,答應三天後幫主親臨再來迎娶。

總算是勉強拖延了時間。

——

過午,驪京最大的酒樓昇平樓的甲字號雅間,只見幼娥快步走來,急急地自己掀簾而入。

一見她,原本就等在雅間裡著急上火的崔師爺就嚷嚷開了。

“不是你給我出的主意,讓我去收歸燕坊的稅。”

“說這樣就能逼著若漁嫁給知府大人。”

“怎麼又竄出個漕幫?”

“這聘禮都下了,鬧得沸沸揚揚,知府大人一早把我好一通罵!”

“你……”

他指著幼娥的手指,氣得都有點哆嗦。

“該不會是在耍我吧?”

幼娥連連賠笑:

“瞧您這話說的,借我個膽子我也不敢呀。”

“我也不知道會鬧成這樣……”

“我聽說,是若漁去求了漕幫幫主。”

“誰讓女兒家都愛俏呢,大概是看上那幫主生得雄壯……”

她適時掐住了話頭。

崔師爺聽得咬牙切齒。

“哼,她們以為,憑一個漕幫,就能對抗得了知府大人嗎?”

“好個歸燕坊!這事兒沒完!”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