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支稜起來

為了湊齊五千兩銀子,歸燕坊的眾人翻箱倒櫃,掏出了老底。

本職工作是燒火丫頭雙兒,也就是黛安兩袖清風,幫不上忙,只能從早到晚看著眾女長吁短嘆,盤來盤去,怎麼也不夠五千兩啊。

歸燕坊雖鼎盛過,但當時的積蓄早已被消耗殆盡。

眼看傍晚將至,若漁卻從一開始的焦慮變為了堅定。

她已經決定,犧牲自己,解救大家。

猥瑣的崔師爺一直坐在歸燕坊前廳慢條斯理地喝茶,像是十拿九穩般。

眼看著日落西山,他也抖了抖長衫站了起來。

“怎麼樣,若漁小姐,想清楚了嗎?”

他皮笑肉不笑的扯扯嘴角,伸出右手張開五指翻了翻手掌。

“還是,你們已經湊齊了五千兩白銀?”

若漁臉上的淚痕早已乾涸,眼神毅然堅定,她衝嵐姨福了福。

“嵐姨,你放心,我必不會讓你們有事。”

嵐姨一驚,若漁這個樣子,像是抱了必死的決心。

她還想勸,崔師爺卻不耐煩地催促起來。

若漁緩緩轉過身,正要說話,門口忽然跑進來一個小廝,上氣不接下氣放聲喊道。

“若漁小姐,我……我家主人有東西轉交。”

他邊喊邊伸手將一個小匣子遞給若漁。

見若漁親手接過匣子,小廝彎腰一揖,爽快地跑了,若漁甚至來不及問他的主人是誰。

若漁開啟一看,差點鬆手將匣子掉在地上。讓給嵐姨,嵐姨也是一驚。

黛安趕緊湊過去一看,匣子裡赫然躺著一張銀票,不多不少正好五千兩。

這……也太過湊巧了吧!

黛安心中疑團驟起,顧不得攔下眾女,只能先追著小廝而去。

嵐姨來不及多想,這錢能救命,她立刻將匣子拿過來塞給崔師爺。

“大人明鑑,這是銀票五千兩,錢稅可兩清。”

崔師爺此時像是嚥下了一隻蒼蠅,到手的鴨子硬生生飛了,回去知府大人不得弄死他!

也不知道哪裡來的渾人,竟白給她們這麼多銀子,壞了他的好事。

他不情不願地抱著匣子,哼了一聲,憤憤而去。

——————

黛安追著小廝一路狂奔,好不容易小廝停了下來,一閃身進了一間茶樓。

黛安躡手躡腳跟了進去,見小廝進了個雅間,門開的瞬間,她分明看到幼娥和一個男人坐在裡面。

她這一驚非同小可,但門已經關了,聽不到他們說什麼,黛安只能埋伏在茶樓外。

過了不到一刻鐘,就見幼娥遮頭掩面走了出來,只見她極其謹慎,左看看右看看,才上了輛馬車離去。

黛安並不等她,她要搞清楚雅間裡那個男人是誰,或許是小廝口裡的主人?

這主人既然與幼娥勾結在一起,那今天送這五千兩就不是救命,而是要命。

男人過了不久也帶著小廝走了出來,閃身進了一條暗巷。

黛安一見,趕緊遠遠綴上。

男人似乎一直在說些什麼,但黛安離得太遠,聽不分明。

情急之下,她只能冒險靠得更近。

轉角處,男人略停了停,對小廝吩咐道。

“這事,宜早不宜遲,明日你就上門替幫主提親。”

“那麼多人都見到若漁收了你的匣子,那就是聘禮,諒她們也不敢賴賬。”

黛安心裡一緊,又是衝著若漁來的!

可這人口裡說的幫主,到底是誰,幼娥跟他們又說了些什麼?

總不能,幼娥是真心替若漁介紹老公吧!

她心焦難耐,一不留神碰倒了路邊的一根竹竿。

男人立刻警覺,狠厲地看了過來,似乎是個練家子。

“誰?”

黛安哪敢出聲,只能捂著嘴躲在牆後,心裡默唸“他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男人和小廝步步緊逼,眼看就要發現黛安,她乎地覺得身子一輕,整個人立時飛了起來。

噢喲,怕不是覺醒了超能力?

她回神一看,才發現是謝叔齊挾著自己飛上了牆頭。

謝叔齊帶著她越過了好幾個牆頭,才在一處僻靜的院子裡停了下來。

黛安拍著喘息的胸口,連聲喊道。

“快,帶我回去報信,他……他們也是要強娶若漁……”

謝叔齊並不看她,卻罕見地開口了。

“你可知他是什麼人?”

黛安愣住了,帥哥原來會說話,聲音還這麼好聽。

她呆呆地搖了搖頭。

“他是漕幫幫主的管家。”

“漕幫幫主?”

“漕幫幫主不是正常男人?”

“還是漕幫幫主喜歡男人?”

黛安憑著本能連珠炮似的提了一堆問題。

謝叔齊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她。

“都不是,怎麼這麼說?”

“幼娥給若漁牽的線,要是正常男人,她幹嘛費這個功夫。”

“這樣說來,知府忽然莫名其妙來收稅,說不定也是她的手筆。”

“可為什麼呢?既然她想陷害若漁嫁給知府做妾,怎麼又讓漕幫插手?”

黛安有些想不通。

“漕幫幫主雖然是個正常男人,但傳言極其殘暴嗜血,後宅的女人已經死了好幾個。”

謝叔齊道。

嚯,黛安倒吸了一口涼氣,原來在這等著,看來幼娥還真是不死不休!

想到這裡,黛安忽然變得異常平靜起來,長長地撥出了一口氣。

“你想怎麼辦?”

謝叔齊有些奇怪她的變化,忍不住問道。

“能怎麼辦,涼拌!”

“沒錢沒人沒資源,又受人陷害,這情形太熟悉了啊。”

“可哪一次我認輸了?”

“是不是?”她轉頭看著謝叔齊說道。

謝叔齊不明就裡,黛安接著說。

“多謝你今天又救我一次,說實話,你讓我想起了一個故人。”

“他過去也常常保護我。”

“你身上的氛圍,跟他很像,讓我覺得很安心。”

“你認識他嗎?他叫阿關!”

黛安說完,滿眼期待地看著謝叔齊,可謝叔齊仍然毫無反應。

是了,他怎麼可能是阿關,雖然車禍那天是阿關開的車……

“沒事,我就隨口說說。”

穿越當日,就發生了這麼多事,她一時有些應接不暇。

“不過,這也讓我想清楚了一件事,老天既然讓我活著,我就得好好珍惜這次機會。”

“你看看若漁她們幾個,水靈靈的姑娘,多美好的生命,不能就這麼被壞人糟蹋了。”

“她們都應該綻放出屬於自己的光彩。”

“而我,就是要幫她們綻放的那個人啊,一直以來,我不就是做的這樣的事嗎?”

“姐必須得儘快支稜起來!”

“對了,”她忽然話鋒一轉,問謝叔齊道:“你不是失憶,那這些事你是怎麼知道的?”

謝叔齊白了她一眼,轉身走了,他居然被她鄙視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