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逆命重生之人

“你是個什麼東西!竟敢打我!”

幼娥極為潑婦地伸手就要去撓黛安。

黛安一個閃身靈活躲過。

幼娥見抓不到她,氣急敗壞地朝紅玥軒其他人喊道:

“你們都是死人嗎?看著我捱打!趕快給我抓住這丫頭,打死作數。”

嵐姨快步走上前來,將黛安一把拉到身後護住。

“我歸燕坊的人,可不是你們想打就打的。”

花媽媽眼見搖錢樹傷了臉,也氣急敗壞起來。

“哼,傷了我的人,難道就想這麼算了?”

“來人,立刻把這丫頭給我抓起來。”

花媽媽說話可比幼娥好使,她帶來的幾個護院齊齊惡狠狠朝黛安撲了過去。

歸燕坊的女孩們一聲驚叫,團團圍在了黛安周圍。

可她們畢竟都是些弱女子,不幾下,就被護院推開。

黛安也被拉到了花媽媽跟前。

幼娥一手捂著臉,另一手咬牙切齒地拔下了頭上的一根簪子。

“你這死丫頭,平時悶不出聲,我都差點忘了有你這號人。”

“沒想到你一個燒火丫頭,居然敢打我。”

“你扇我一巴掌,我今天就要毀了你的臉。”

黛安聞言心道不好,奮力掙扎起來,可兩個護院將她死死拽住,歸燕坊眾人也被其他護院攔住,她一時間陷入了死地。

只見幼娥手握金簪,步步逼近,黛安只得閉上了眼睛。

可下一刻,金簪並沒有落在她臉上,意料中的疼痛也沒有傳來,黛安反而聽到幼娥“哎呦”一聲慘叫,金簪“哐當”一聲落地,隨即她的雙手也恢復了自由。

她趕忙睜開眼,卻見一人如修竹,帥氣地立在她眼前。

先前抓住她的兩個護院早已被打翻在地,其餘護院趕來增員,也被“修竹”兄噌噌幾個好看的手勢打倒。而“修竹”兄甚至連腳步都未移動幾分,手裡的劍也未出鞘。

黛安看得都呆了,帥哥就是帥哥,一舉一動都那麼帥。

他若不出現,也沒人記得歸燕坊還有這號人物。

原主的記憶告訴黛安,這人是不久前嵐姨救下的,名喚謝叔齊,身份不明。

嵐姨救下他時,他受傷很重,已陷入昏迷。甦醒後他卻什麼都記不起來了。

嵐姨在他身上發現了刻著他名字的令牌,才知道他叫謝叔齊。

謝叔齊長得眉清目秀,但性子極冷。

在歸燕坊養傷期間,很少見人也很少說話,他一身功夫,常常來無影去無蹤。

傷好後,大家都以為他會離開,可他仍舊什麼都想不起來,不知道該去何處,於是乾脆留在了歸燕坊裡。

嗨!早知道樓裡有這等高手,她也不往前衝了,黛安一拍腦袋,懊惱了一秒鐘。

幼娥正吃痛地捏著被謝叔齊打掉金簪的手,眼見謝叔齊勢如破竹,登時氣得大喊大叫起來。

“你們怎麼這麼沒用,這麼多人,連一個啞巴都打不過!”

“快起來一起上啊!”

幾個護院只得起身,一齊撲向了謝叔齊。

謝叔齊眼風微動,以劍作杖,撲撲打在幾個護院身上,護院們“嗷嗷”慘叫著,根本無法近身。

幼娥見狀,眼波微轉,覷著時機,忽地將身邊一個紅玥軒的姑娘推了出去。

眼見姑娘就要撞上謝叔齊的劍鞘,他眼眶微縮,一個轉身強行收勢,堪堪避過了那個姑娘。

“他有弱點,他不打女人。”

幼娥立刻朝護院們喊道。

“快,一人拉個姑娘擋在前面,去把這個啞巴抓起來!”

黛安一聽就火了,沒想到這個小娘子這麼蔫兒壞。

她立刻轉身跑到歸燕坊眾女面前,嘀嘀咕咕了一通。

歸燕坊眾人齊齊點頭,這下她們也顧不得什麼形象不形象了,都擼起袖子衝進了戰團。

在黛安的帶領下,歸燕坊眾女將對面紅玥軒的姑娘們和護院生生隔開了。

戰場分成了兩頭,女的跟女的打,男的跟男的打。

先說男隊這邊,毫無懸念,謝叔齊瞬間打趴了眾護院。

再說女隊這邊,黛安秉著擒賊先擒王的理念,徑直衝向了幼娥,對著她就是一通抓撓,再咚咚打上幾拳,打得幼娥慘叫連連,全無招架之力。

紅玥軒其他姑娘哪見過這陣仗,都嚇得四散奔逃。

只有花媽媽仗著自己身寬體胖,還衝上去想打嵐姨。

卻不想半路被歸燕坊火爆性子的涼鶴攔住,正打得不可開交,膝蓋上又被機靈鬼白萱敲了一悶棍。

花媽媽龐大的身軀轟然倒地,疼得她咕嚕咕嚕滾來滾去。

其他姑娘但凡想上前幫忙的,都被謝叔齊用劍鞘挑了開。

最後紅玥軒眾人只得拖著花媽媽抱頭鼠竄而去。

謝叔齊依舊一句話不說拂袖而去。

“雙兒,今天多虧你!”嵐姨一回過神來就對黛安說道。

若漁更是激動,她總覺得這次的事是因她而起,內疚得不行,看著黛安,話還沒說出口,就嚶嚶地哭了起來。

黛安看她連哭都哭得這麼美,不禁讚歎道。

“嘖嘖嘖,好一個梨花帶雨,若漁,你這軟萌善良小白花的人設絕對可以通吃……以後跟著姐,姐罩你。”

她又環視嵐姨及眾人。

“你們都是我的藝人……啊呸……不是,都是我的姐妹,我絕對不會放任不管的。”

大家雖然都覺得雙兒自醒後行為和說話都有些奇怪,但她剛剛替歸燕坊出了這麼大一口惡氣,眾人也只有欣慰,只當她是長大了,轉性了,並未放在心上。

然而歸燕坊這場鬧劇,多少還是引起了一些關注。

——————

入夜,三皇子府,一個暗色身影疾步而行,很快進入了一間密室。

站在他面前的赫然是大華國三皇子君瀾。

“你是說,歸雁樓出現了逆命重生之人?”

“是,殿下,因是您的產業,所以多少安排了人手盯著……”

三皇子聞言赫然凌厲地看向影衛,嚇得他立刻跪了下來。

哪壺不開提哪壺,這歸雁樓所在的土地,本是三皇子母妃的一間嫁妝鋪子,是太子為了噁心他,將其改建了座樂坊。

“殿下,屬下知錯,請殿下責罰!”

“你有什麼錯?那可不就是我的產業。”

“你接著說。”

“是,殿下。”影衛長舒了口氣,不過幾息,他背上早已被汗水浸透。

“歸雁樓的燒火丫頭雙兒,今日清晨被雷劈身死,午後歸燕坊眾人準備給她收屍,卻不想她卻活了過來。”

“哦?就是卯時一刻那道白日炸雷?”

“會不會,她本來就沒有死?”

“殿下,屬下檢視過,當時雙兒所在的柴房都被劈掉了半間,她在裡面不可能有生機。”

“且雙兒復生之後,性情大變。原本是個話都說不囫圇,只會燒火的悶丫頭,現在卻口齒伶俐。”

“屬下來前,她剛剛帶領歸燕坊眾人打退了紅玥軒的花媽媽,還狠狠打了歸雁樓的叛徒幼娥一頓。”

“哦?”三皇子饒有興致地眯了眯眼。

“多派些人手,繼續盯著她,再放出人去,查查這丫頭的背景。”

“是,屬下領命。”

“殿下……”影衛欲言又止。

“還有事?”

“是,屬下找到了謝叔齊……他也在歸燕坊。”

三皇子聞言立刻看向影衛。

“但,他好像什麼都不記得了。我現身見他時,他不認識屬下,也不認識您的令牌。”

“他不信任屬下,屬下沒能把他帶回來。”

三皇子沉默片刻,嘆道。

“他,沒事就好。”

“先暗中盯著,不要打擾叔齊。”

“是,殿下!”

影衛退下後,三皇子手裡把玩著一個白玉掛件,陷入了沉思。

是巧合嗎?沒想到叔齊會跟她在一起,更沒想到真有逆命重生之人……

這丫頭,會是那個他一直在尋找的逆天改命之人嗎?

他,真能逆天改命嗎?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