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一朝穿越

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意識朦朧中,似有人聲嘈雜,聽不分明。

黛安用盡渾身力氣想睜開雙眼,卻怎麼也睜不開。

“好渴……水……”她砸吧著乾燥的唇,囁喏出聲。

“哎呀,活了!活了!”

耳邊傳來一個女聲,似乎受驚不淺。

忍著喉嚨的乾啞,黛安再次試著睜眼,這回,明亮的世界終於模糊地呈現在她眼前。

只見五六個妙齡少女正圍著她,面露驚訝與探尋。

有人遞上清水,黛安趕忙咕嘟咕嘟猛喝了幾口,情緒這才安定下來。

她環視一週,天呀,這些少女真真是環肥燕瘦,各有千秋,一個個美得不可勝收,簡直可以原地出道。

職業病犯了,她登時握住了離她最近的白衣少女的手。

“美女,你籤公司了嗎?籤給我吧,我一定能讓你流量加身。”

美女驚得咿呀一聲,她這一聲驚叫,讓黛安也回過神來。

美女美歸美,怎麼穿著古代服飾?

她難道是無意闖進了哪個古裝劇的拍攝場地?

正思索間,黛安猛然感覺一陣劇烈的頭痛襲來,原主的記憶斷斷續續閃現在她腦海裡。

年號昭仁,國名大華,這裡是都城驪京。

原主叫雙兒,現在所處的地方是歸燕坊。

幾年前老闆娘嵐姨遇到雙兒,覺得她可憐,就把她買來留在後院燒火。

再說歸燕坊,曾經也是驪京紅極一時的樂坊,可不知為何生意日漸蕭條,竟變得門可羅雀起來。

這裡的人走的走散的散,現在只剩下嵐姨並若漁、涼鶴、詩詩、玉姝兒、白萱五個姑娘。這會兒被她握著手的白衣姑娘就是歸燕坊的臺柱若漁。

擦!她這是穿越了?

記憶碎片漸漸拼湊,她本是現代國內首屈一指的金牌經紀人,捧紅的偶像明星不計其數。

那天,她手下最炙手可熱的偶像不知道鬧什麼么蛾子,居然自爆黑料。

情急之下,黛安驅車趕往現場,路上電閃雷鳴,天雨路滑,一時不慎發生了車禍……頭真疼!

穿越便穿越,怎麼穿到個瀕臨破產的樂坊裡?

還是個燒火丫頭……豈不是輸在了起跑線?

黛安還來不及思索,歸燕坊的前廳忽然傳來一陣喧鬧。

“喲,怎麼一個人都沒有,莫不是終於熬不下去,都逃了?”

一個粗俗尖刻的女聲遠遠響起,一聽到這聲音,歸燕坊眾女都不由自主地擰緊了眉頭。

原本站在若漁身後靜靜觀察雙兒情況的老闆娘嵐姨率先轉身往外走去。

五女怕她吃虧,也只得暫且放下雙兒,齊刷刷跟了過去。

幾人來到前廳,只見隔壁樂坊紅玥軒的老闆娘花媽媽帶著一眾姑娘並幾個身強力壯的護院,已經將前廳佔得滿滿的。

看架勢來者不善,嵐姨將五女擋在身後,無奈開口。

“你又來幹什麼?”

濃妝豔抹,花枝招展的花媽媽,抖了抖她臃腫的身軀,白了嵐姨一眼,並不答她,而是轉向若漁,皮笑肉不笑地說。

“若漁,你可想好了,今日跟我回去,你就是我的乖女兒,心尖子。”

“這紅玥軒的臺柱之位,定然是你的。”

若漁面色不變,不卑不亢地答道。

“多謝花媽媽美意,不過若漁身在歸燕坊,受嵐姨大恩,並沒有離開的心思。”

“再說紅玥軒里美女如雲,若漁蒲柳之姿,臺柱之位實不敢當。”

花媽媽聞言冷哼了一聲。

“這樂坊已如此破敗,你還要把自己綁在這裡等死?”

“人往高處走,我勸你再好好想想,不要不識抬舉。”

花媽媽見若漁不為所動,對著她就是一通輸出,言語也越來越刻薄。

歸燕坊與紅玥軒間的恩怨由來已久,眾女眼見花媽媽欺上門來,都氣得說不出話來。

幾個回合間,黛安已悄悄來到眾女身後,將事情的原委還原了個七七八八。

歸燕坊沒落後,花媽媽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來挖角了,一次更比一次過分。

局勢一邊倒,黛安正想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只見一個黃杉美女嫋嫋婷婷,扭著腰撥開眾人,走到了前面。

“若漁,難得花媽媽如此看得起你,你還端什麼架子?”

“難不成還惦記著你官家小姐的出身?”

“我勸你還是想開些,那些都是過去的事了,現在大家都是奴兒,你也該放下你的清高。”

“嵐姨為了你這點子清高,連歸燕坊都敗了個乾淨,大家跟著你一塊兒沒飯吃,你心裡怎麼過意得去啊?”

若漁一聽這話,立時紅了眼眶,剛要反駁,女子又轉向嵐姨繼續說道。

“嵐姨你也是,若漁有了更好的前途,你也該勸勸,而不是攔著。”

“該不是,你手下的姑娘有了好前途,你都攔著不放,那可不太地道。”

黛安透過原主的記憶,認出此人正是歸燕坊的叛徒幼娥。

當初歸燕坊也算捧紅了她,可當歸燕坊遇到困難之時,她卻第一個離開,投奔了紅玥軒。

原本在歸燕坊時,她就對若漁多有嫉恨,現在更是想趁人病,要人命。

若漁要是真去了紅玥軒,估計也逃不開她的算計。

黛安生平最討厭的就是這種藝人互相踩踏的行徑。

你說大家共同積極向上,提高業務能力不是挺好,為什麼非得互踩呢?

再說就算離開原東家了,好聚好散不行嗎?還來幫著挖角?

大家就不能共同維護娛樂圈一片淨土嗎?

嵐姨並五女臉上的神色越來越差,她們沒想到幼娥如此忘恩負義。

黛安眼見眾女被欺負得毫無招架之力,實在忍不住了。

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hellokitty?

她藉著身材嬌小,將身形隱藏在眾女的影子裡,慢慢地靠近了幼娥。

幼娥根本沒有注意到不知何時來到她身前的黛安。

只見她越說越興奮,唾沫星子都快滿場飛了。

黛安藉機暗暗蓄力,掄圓胳膊,瞄準幼娥,只聽“啪”的一聲,世界都安靜了……

黛安這一巴掌用足了力,幼娥臉上很快高高僵起了五根手指的紅痕。

劇痛終於讓她回神,她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笑眯眯的燒火丫頭,尖叫出聲。

“啊!!!!!”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