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010章 重新燃起希望的朱元璋

大明,鐘山。

朱元璋愣住了,大孫的這句話資訊量實在是不小。

【大孫怎麼知道咱上一世怎麼死的?莫非大孫都打到閻羅殿,翻看生死簿記錄了?】

不對不對!

朱元璋把這個奇怪的想法甩出腦海,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陰陽炁海又出現了,所以咱才能聽到大孫的聲音。

那是不是意味著,咱的妹子有救了?

朱元璋清晰地記得,上回臨近通話結束之前,大孫可是問了“爺爺你那邊需要我燒(捎)些什麼東西過去嗎?”

當時自己作為富有四海的帝王,當然什麼都不缺,可現在不一樣啊,若是真有什麼那邊的靈丹妙藥或者延壽之法,哪怕是犯忌諱的,此時朱元璋也會毫不猶豫地取來。

畢竟,對於現在的朱元璋來說,什麼都沒有馬皇后的命重要。

他已經失去了大孫,不想再與馬皇后也陰陽兩隔了。

“大孫,咱求你一件事!你奶奶病了,你那有沒有能救她的法子?!”

陰陽炁海另一頭的大孫,此時幾乎是朱元璋的全部希望了!

他屏氣凝神,等待著大孫的回答。

——————

聞言,朱雄英怔了怔。

爺爺這是在大明娶了個新奶奶,還是直接入贅少走二十年彎路了?

不過爺爺再婚這也正常,而且魂穿說不定穿到年輕人身體上了呢?

只是朱雄英聽著爺爺的話語裡,有些著急的意思,都用上“求”了。

......但問題是您沒告訴我啥病,我咋找藥啊?

朱雄英滿腦門子問號,不過這時候雖然他有許許多多的疑問,比如那個問題的答案,兩邊的時間流速比率等等,但這時候他也曉得爺爺現在正著急,人命關天重要,所以暫時壓住了。

既然神秘漩渦不是出現一次就消失了,那麼想來以後應該也是能溝通的,所以眼下還是先問清楚病情,然後找藥吧。

“所以,到底是什麼病啊?”

十分鐘後,傳來了症狀描述,聽得朱雄英也是直皺眉,真就聽君一席話,滿腦子問號。

不過這時候也顧不得許多了,朱雄英也不是學醫的,他只能先在手機上記錄下來,然後按照症狀去問問藥店。

“行,爺爺你等著,我去找藥。”

朱雄英撂下綠色的捷安特腳踏車,急

匆匆地踏入小鎮的藥店,店內瀰漫著淡淡的消毒水味,一排排藥架整齊地排列著,但藥品卻並沒有塞滿......而這已經是小鎮最大的藥店了。

他走到櫃檯前,藥店裡的售貨員放下手機問道:“需要買什麼藥?”

“麻煩幫我叫醫生。”朱雄英喘了口氣說道。

售貨員見怪不怪,去簾子後面喊醫生出來。

說實話,小鎮的藥店有時候效率比衛生所強太多了,當然,專業程度上肯定差點。

“醫生,有老人身體不舒服,這是她的症狀描述。”

朱雄英把遞過手機,備忘錄上面詳細記錄著症狀。

“反覆高熱、劇烈咳嗽、呼吸困難、胸口針扎痛感......”

醫生接過手機,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仔細閱讀後,沉思片刻。

“這應該是肺部有炎症,情況挺嚴重啊,趕緊去衛生所輸液把燒退了再消炎啊,實在不行去岸上大醫院。”

“還請您先開幾盒藥。”

醫生嘆了口氣,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指不定這是家裡老人死活不肯去醫院呢,這種事他是見多了。

“有沒有過敏史啊?血壓血脂血糖都正常嗎?”

朱雄英含混地點了點頭,他也不知道,但這時候再返回去實在是來不及了,而且估計爺爺也說不清楚,明代又測不出來這些。

所以,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醫生轉身從藥架上取下了幾盒藥品。

他將藥品一一放在櫃檯上,指著它們解釋道:“這是消炎藥,用於緩解炎症;這是抗生素,用於對抗感染;這是退燒藥,先讓體溫降下去,回去後,按照說明書上的劑量和時間給老人服用,注意觀察反應,一旦有不對馬上去醫院知道嗎?”

朱雄英點點頭,迅速拿起藥品檢視,用手機拍了照確認無誤後,將藥品小心地放入揹包中。

“好的,謝謝醫生。”他簡短地道謝後,轉身離開了藥店。

走出藥店,朱雄英騎上腳踏車,飛也似的往墳頭趕,他知道時間緊迫,必須儘快將藥品送到爺爺手中。

——————

鐘山孝陵,此時已是深夜,萬籟俱寂。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這片寧靜,朱標急匆匆地趕來。

見朱元璋如傳聞那般,果然站在英兒的墳墓前,朱標

緊緊地蹙起了眉頭。

“父皇,您怎麼還在這裡?”

朱標的聲音中帶著若有若無的責備:“母后病重,您應該回去陪在她身邊。”

朱元璋轉過身來,他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悅。

但因為一直在焦急的等待,這時候朱元璋反而不想跟兒子發脾氣。

朱元璋耐下性子看著眼前的兒子,沉聲說道:“咱在想辦法。”

現在的朱元璋,讓朱標覺得,完全就是急病亂投醫,不,根本就不是找醫生,而是寄希望於虛無縹緲的鬼神之事,這哪是一個偉大的帝王所能做出來的?

不過朱標也知道父母之間深厚的感情,這時候走投無路,把主意打在鬼神之事上,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理解歸理解,該說的話,朱標還是得說。

朱標深吸了一口氣,儘量讓自己的語氣平和些:“父皇,生死有命的道理,您懂。咱們也都清楚,這些鬼神之說,都是無稽之談......您是一國之君,應該以國家大事為重,以母后的身體為重。”

“你閉嘴!”

朱元璋冷冷地說道:“咱做什麼事情,還需要你來教嗎?”

眼見朱元璋執迷不悟,朱標急得直跺腳:“父皇!英兒也是我的兒子!可他已經死了!人死不能復生!這都是丘玄清哄騙你的幻術!陳勝吳廣千年前就會篝火狐鳴曰‘大楚興,陳勝王’,您怎麼還能被這種把戲騙了呢?!”

朱元璋的脾氣徹底被點著了,突然暴怒起來,他的聲音如雷霆般在孝陵上空迴盪:“你有辦法救你母后嗎?沒有辦法就回東宮去睡覺!別耽誤咱找大孫求藥。”

朱標被朱元璋的怒氣嚇了一跳,但他仍然堅持自己的立場:“父皇,我沒辦法,可太醫一樣也沒辦法,我只是覺得,您應該回去陪在母后身邊,給她一些安慰......這些鬼神之事,真的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此時的朱標,像極了那苦口婆心勸說老父親不要拿退休金買保健品的兒子......

“咱哪都不去,就在這等大孫的藥!”

朱元璋倔脾氣上來了。

朱標剛想說什麼,然而就在這時,他的頭頂忽然傳來一句話。E

“——爺爺,藥來了。”

聽到這句話,朱元璋驀然抬首,眼神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