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003章 爺爺你穿越到大明瞭?

烈日炎炎,陽光無情地炙烤著大地。

朱雄英正蹲在爺爺的墓旁,細心地清理著周圍的雜草,他的動作輕柔而專注,彷彿怕驚擾到爺爺的長眠一樣。

清理完雜草後,朱雄英又取來一把新土,小心翼翼地添在爺爺的墳墓兩側,老一輩有規矩,添土只能在兩側,不能在棺材頭尾添土,否則就是大不敬。

在烈日的暴曬下,汗水順著他的下頜滑落,滴在土地上,與這片土地融為一體。

做完這一切,朱雄英坐在地上,用手遮著自己在陽光下都看不清螢幕的諾基亞老手機,找到一個影片,點選播放,然後把手機掉轉到墓碑的方向。.

影片裡是他考上大學後的這個暑假期間忙碌的身影:在餐館打工、在街頭派發傳單、還穿著黃色的美團外賣服裝,騎著電動車穿梭在城市的街頭巷尾……

影片播放完了,看了一眼時間年6月15日。

朱雄英的嘴角扯開了一個大大的笑容,他滿是自豪地輕聲說道:“爺爺,你看,我‘黃袍加身’了呢,在這邊雖然辛苦,每天送外賣急的跟打仗似的,也沒掙到什麼錢,但我覺得自己成長了很多。”

朱雄英的聲音在空曠的墳頭回蕩,彷彿爺爺真的能聽到他的訴說,陽光灑在他的身上,為他披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輝。

實際上,他用上高中時候省吃儉用攢下來的貧困生補助,再加上自己這個暑假靠汗水賺的錢,給島上學校的孩子們買了很多文具、書籍和吃食。

他想,如果爺爺在天有靈,一定會為他感到驕傲的。

畢竟爺爺作為島上學校的校長,臨終前最捨不得的就是學校裡的孩子們。

“舉頭三尺有神明,說不定爺爺這時候正在頭上看著我。”

朱雄英如是想道。

而就在這時,他的頭上忽然傳來一陣有些顫抖的蒼老聲音。

“——大孫?”

“爺爺?”

朱雄英愣住了。

他手中已經有些發燙的諾基亞“啪嚓”一聲掉在了地上。

朱雄英雖然心疼卻根本沒心思去撿,他摸了摸鼻子,只覺得整個鼻尖都涼了。

見鬼!

這什麼情況?

去世多年的爺爺顯靈了?

還有,難不成這就是爺爺在簡訊的含義?

——英兒,三年後的今天,來給爺爺掃墓,你問的那個問題會有答案。

可您老人家也沒說自己親自來告訴我答案啊!

這不是成了驚悚片?

您不會待會兒還要帶我走吧?

亂七八糟的思緒一瞬間在朱雄英的腦海裡亂竄了一遍,但他很快就定下了神,畢竟他一開始就有心理準備,而且撫養自己長大的爺爺,再怎麼樣也不會害他就是了,所以沒什麼好怕的。

朱雄英圍著墓碑轉了幾圈,但一無所獲。

他仔細端詳著墓碑,彷彿在尋找著某種跡象,能夠證明自己之前並非幻聽。

然而,周圍一片寂靜,只有海風吹過青草的細細聲響。

......就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

可是怎麼可能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呢?

朱雄英敢確定,自己剛才肯定沒有聽錯。

但這些一切,目前都

無從證明,就像他證明不了自己那些小時候生活在古代的記憶不是童年臆想一樣。

但是現在無論如何,朱雄英肯定是不能離開這裡的,他必須解開爺爺留給他的簡訊這個秘密的謎底。

朱雄英彎下腰撿起手機和放在地上的錄取通知書,後者是他努力多年的成果,也是他向爺爺證明自己的最好方式,所以他小心翼翼地將其收好。

然而,就在他剛剛站起身的那一剎那,他的眼角餘光忽然捕捉到了一抹異樣的光芒,他下意識地抬頭望去,只見墳墓上方的一處光線似乎被某種力量扭曲了,形成了一個微妙而神秘的小小漩渦,那個漩渦是如此之細小,以至於看起來都沒有他小拇指粗。

朱雄英的心中猛地一顫,他感到自己的呼吸都停滯了。

——聲音,會不會就是從這裡發出來的?

朱雄英對著那個神秘的漩渦大聲說道:“爺爺,是你嗎?”

過了幾分鐘,一個模糊的老人聲音忽然從那個神秘的小小漩渦中傳了出來。

那處光線扭曲的地方,似乎連線著另一個世界。

朱雄英猜測,這很可能是一種超自然的現象,而且爺爺恐怕生前就已經遇到了,所以才會把墳墓選擇在這個偏僻的位置,而自己的疑惑,也可能與此有關。

“——大孫,你沒死啊?”

朱雄英一臉懵,這什麼情況?難不成爺爺覺得自己連這三年之期都活不到?不應該啊!

不過這時候朱雄英也來不及細想,他有很多問題想問爺爺。

但是,在這一剎那,感情壓倒了理智,朱雄英並沒有馬上去追問那個秘密的答案,而是問道。

“爺爺......你在那邊過的還好嗎?”

又過了十分鐘新的聲音傳來。

“好!爺爺在這邊過的很好!大孫你怎麼樣?剛才爺爺聽你說缺錢?爺爺這有錢,爺爺給你!”

那個聲音再次傳來,雖然有些微弱,但朱雄英聽得真切。

這一刻,他心中的震驚和激動無以復加,淚水不自覺地湧上了眼眶。

爺爺都到那頭了,還惦記著自己錢夠不夠花。

但是......您那的錢我也不敢要啊!

——————

大明,鐘山。

此時已經是酉時,太陽日漸西斜,而朱元璋就這麼在陵墓前整整站了一天!

雖然需要每隔一個時辰才能跟大孫說上一句話,但朱元璋,甘之如飴!

不過,對於其他人,朱元璋的態度就沒有這麼“溫柔”了。

“咱大孫都在下面開疆擴土整軍備戰了,沒有軍餉怎麼成?快點讓寶鈔提舉司的人把新印的這批寶鈔送過來!”

李清照有詩云:“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

因此,對於大孫在下面打仗這件事,朱元璋反而覺得這是一件非常非常理所應當的事情。

實際上,他有時候在睡不著的夜晚裡,也會思考等自己百年以後“需要不要在地府重新打江山,如果需要,能不能打過李世民”的問題......

所以當獲知大孫在下面打仗的事情的時候,朱元璋的態度是:欣慰。

這就對了嘛,這才是我老朱家的

種!

對於大孫開疆擴土的事業,朱元璋是一萬個支援。

而至於為什麼朱元璋有給大孫直接送軍餉的念頭,除了他聽丘玄清說大孫沒錢以外,就是因為一開始經過漫長時間的觀察,他們也同樣發現了那個細小的、能夠吞噬光線的漩渦,才是發出聲音的來源。

而當時丘玄清撫須凝視著這個細小漩渦,認真地對朱元璋解釋道:“大道者,統生天、生地、生人、生物而名,含陰陽動靜之機,具造化玄微之理......此‘陰陽炁海’貧道雖未見,但聽家師張三丰張真人曾經提到過,乃是溝通陰陽兩界的無上奧秘之所在,或許不僅能夠傳遞聲音,還能夠傳遞物品。”

所以,朱元璋才有了這種嘗試。

至於為什麼會選擇寶鈔,就是基於傳統燒黃紙習俗的考慮了。

反正對於這位富有四海的洪武大帝來說,寶鈔跟紙,真就沒什麼區別。

更何況,現在的大明,寶鈔確實貶值的跟紙差不多就是了......

所以在朱元璋看來,給大孫燒紙,還不如燒寶鈔來得快,畢竟寶鈔提舉司倉庫裡有的是寶鈔,一聲令下馬上就能運過來,但是要找同樣數量的黃紙,反而麻煩得很。

很快,一車又一車的寶鈔就被錦衣衛運了過來。

孝陵有禁令,在下馬坊以內,不允許任何人騎馬或駕馭馬車進入,王公侯伯亦是如此,違者一概論斬!

不過今天這個禁令,卻被朱元璋親口特批所打破了,足見朱元璋對此事的重視。

寶鈔提舉司的官員和錦衣衛們,自然不敢打聽皇帝要做什麼,只是忠實地執行了皇帝的命令。

隨後,朱元璋親自將寶鈔點燃,對著那細小漩渦送了過去。

而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化為飛灰的寶鈔剛剛進入時空蟲洞內部,就開始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復原並開始自然老化,等來到時空蟲洞的另一端時,已經變得泛黃了。

不過好在,大明寶鈔是使用桑皮紙。

桑皮紙,最大特點是防蟲、不褪色、易儲存,古代地方官府的典籍圖冊,基本上都是以桑皮紙作為書頁,常常可以完好地儲存幾百年甚至上千年,而且大明寶鈔還用了特殊工藝製作,即便時間流轉,只要儲存得當也不會碎裂。

——————

很快,朱雄英就發現,那個小小漩渦裡“嘩啦啦”地飛出了好些紙。

不,不是紙。

朱雄英撿起一張,這東西看起來像是某種古老的紙幣,上面寫著......大明通行寶鈔?

下面還有一行小字寫著“戶部奏準印造大明寶鈔,與銅錢通行使用,偽造者斬,告捕者賞銀貳佰伍拾兩,仍給犯人財產。洪武十五年四月二十三日”。

大明寶鈔?!

朱雄英的第一反應是誤會爺爺了,原來爺爺沒給他那種“不敢要也花不了”的錢。

第二反應就是,不對,自己的猜測肯定哪裡有問題......原因顯而易見,因為那頭肯定沒有大明寶鈔這玩意的。

所以,結合已知線索排除了錯誤答案後,唯一的正確答案就是。

——臥槽,爺爺你穿越到大明瞭?!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