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002章 咱的大孫,還活著?!

朱元璋猛地一愣,全身的肌肉瞬間緊繃,手第一時間幾乎是下意識地摸向腰間,可如今已經不是元末亂世了,他也已經很久沒有了佩刀的習慣。

而回過神來後,朱元璋環顧四周,試圖尋找聲音的來源,但周圍依舊寂靜無聲,也沒有聲音再回答他,只有陽光灑在青石上,映出他此刻在無人處才表現出的些許驚愕。

咱的大孫,還活著?!

朱元璋身為大明帝國的開國皇帝,一生經歷過無數風浪,但此刻,他卻無法掩飾內心的驚異。

那句“爺爺,我想你了”是如此真實,如此清晰,彷彿就在他耳邊輕輕訴說。

朱元璋搖了搖頭,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些,但那句話卻如同魔咒般,始終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

他從未想過,自己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聽到孫子的聲音。

朱元璋不禁開始懷疑,莫非這世間真的有鬼神之說?莫非是他的大孫,那個被他寄予厚望的孩子,真的從地府中傳來了話語?

這些念頭在他腦海中閃爍著,讓他感到一陣莫名的不安......朱元璋已經很多年沒有這種不安的感覺了。

但朱元璋畢竟是朱元璋,這位洪武大帝在極短的時間內很快便鎮定了下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地吐出,平復了內心的波瀾。

“或許是幻聽了吧。”朱元璋心想道。

朱元璋很清楚,自己作為大明帝國的皇帝,不能輕易相信這些鬼神之說,而自己最近一段時間又確實過於思念大孫,所以因為過度思念導致的幻聽,是對剛才情況的一個很好解釋。

畢竟,誰沒幻聽過呢?

然而儘管如此,他還是無法完全抹去心中的那份思念,朱元璋再次看向了墓碑,眸子裡閃過一絲複雜的情感。

朱元璋想了想,出聲招來了守護在很遠處的錦衣衛指揮使毛驤。

“去,給咱把丘玄清召來。”

如今卦能通神的青田先生劉伯溫已逝,這種事情,朱元璋也只能垂詢丘玄清了。

隨著錦衣衛指揮使毛驤的傳喚,一位身著道袍的中年人很快便匆匆趕來,他便是曾經武當山五龍宮的住持真人,張三丰張真人的弟子,如今的太常寺卿——丘玄清。

自從丘玄清入朝,朱元璋每當遇到祭拜天地等祭祀大事都會與他商討,而晴雨之事丘玄清奏對亦有應驗,乃是如北宋國師林靈素一般的人物,深受朱元璋信任,甚至允他不朝時依舊以道士衣冠禮節相處。

在陵墓遠處。

丘玄清的步履沉穩,神態從容,拂塵一甩,彷彿將塵世的紛擾都拋在了身後。

見了朱元璋,他隨後行禮道:“貧道丘玄清,叩見陛下。”

朱元璋微微頷首,他的聲音低沉而有力:“真人平身,咱今日召你來,是想問你一件事。”

丘玄清站起身,他的目光平靜地迎向朱元璋的注視。

“咱剛聽到大孫的聲音了,大孫說,很想咱。”

朱元璋的眼神中閃爍著銳利的光芒,彷彿要洞穿丘玄清的心靈。

丘玄清微微一怔

,隨即恢復了平靜。

他思忖剎那,才緩緩開口:“陛下切勿悲傷過度。”

朱元璋的眉頭微微挑起,他對於丘玄清的回答並不感到意外,因為換做誰來,恐怕都不可能相信這種事情,說實話,直到現在,朱元璋都覺得自己可能是大機率幻聽了,但他心中始終存在一份僥倖。

“你不信咱說的話?”朱元璋眉宇一沉。

“陛下,陰陽有別,可虞王殿下在下面一定會很想您的。”

丘玄清不敢否定朱元璋,但他卻把該說的都說清楚了。

顯然,丘玄清還是不相信這種事情,不過他卻不能明面上挑破,只能安慰朱元璋。

朱元璋也明白了丘玄清的意思,心頭的那一份僥倖,消散無蹤。

——是了,大孫已經死了,怎麼可能跟自己說話呢?不過是思念過度導致的幻聽罷了。

“陛下,不如貧道給虞王殿下進行一次致祭,也算是替陛下告慰虞王。”

朱元璋聽著丘玄清的話,他的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光芒,他沉默了片刻,才開口:“也好,讓人現在就去準備吧,就按親王致祭之禮準備,咱......就在遠處看著。”

此刻,朱元璋的身份,只是一個失去了孫子的爺爺。

丘玄清默然一禮,隨後開始喚人準備致祭。

大半個時辰後,身著素服、烏紗帽、黑角帶的一眾官員,就在丘玄清的主持下開始嚴格按照親王禮儀標準進行致祭流程,先是獻上羊、豕、籩豆,隨後擺上裝滿了酒水的酒樽,最後奉上常饌鵝羹飯等祭品。E

在場所有的官員,神情嚴肅而悲慟。

在這種壓抑的氣氛中,丘玄清抑揚頓挫地念完祭文,隨後將寫著祭文的紙張,小心地送進眼前的火爐。

眼看著火焰快速地舔舐著祭紙,丘玄清始終微懸著的心,開始慢慢放了下來,整個致祭過程非常順利。

丘玄清心頭默唸:“虞王殿下,您就安心的去吧......”

眼見著致祭儀式即將結束,一眾官員也都不約而同地放鬆了下來。

然而就在這一刻。

一個模糊且斷續的極輕聲音,忽然從丘玄清頭頂傳來。

“爺爺......打俺(答案)......”

丘玄清立在了原地,手中的祭紙燃燒到了盡頭,火苗直接燙傷了他的手指,他卻依舊無知無覺。

這一刻,整個致祭現場彷彿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只有丘玄清的心跳聲在耳邊不斷迴響。

但丘玄清畢竟是得道高人,此時他依舊保持了鎮定,他甩了甩手指頭,眯起被香火燻得有些睜不開的眼睛環顧四周,試圖尋找那聲音的來源,但周圍依舊是一片肅穆。

丘玄清只看見祭壇上的香火嫋嫋和那已逝皇嫡長孫的靈位,以及祭紙燃燒後的灰燼在微風中輕輕飄舞,映襯出這寂寥的一幕。

“難道......難道真是虞王殿下的亡靈在作祟?!”

這個念頭一升起,頓時讓丘玄清感到一陣寒意。

陛下聽到的,竟然不是假的!

丘玄清不動聲色,主持

著結束了致祭儀式,隨後來到在百步之外旁觀的朱元璋面前。

“你也聽到了。”

此時,朱元璋的心頭,竟然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自己剛才並沒有聽岔,自己的猜測沒錯,大孫還活著,就是大孫在跟自己說話!

朱元璋的心裡不禁升起了一絲期盼,他看著丘玄清,眉梢一挑,沉聲問道:“這麼說,咱的大孫真的還活著?!”

“活著這個說法並不恰當。”

丘玄清深吸一口氣,他的聲音帶著一種超脫世俗的淡然:“陛下,天地之間,陰陽有別,有些事情是無法解釋的,或許,那是皇嫡長孫的思念穿越了某些屏障,傳達到了陛下的耳中......可人死,終究不能復生。”.

朱元璋的眉頭深深地蹙了進去,他何嘗不知道人死不能復生的道理?可他實在是太過思念大孫了,這一個月以來,不知道多少次午夜夢迴,朱元璋的夢境裡,都是孫子的身影。

朱元璋卻並不懼怕,話語擲地有聲恍若金石:“咱的大孫,就是死了,那也是咱的大孫!”

他可是洪武大帝朱元璋!

他可是寫出來“殺盡江南百萬兵,腰間寶劍血猶腥”的主!

他從元末亂世的屍山血海裡爬出來,這輩子殺的人多了去了,若是害怕鬼魂,那才叫奇怪。

反正,朱元璋就是認死了這個道理。

——甭管是大孫在他身邊,還是在下面,都是他朱元璋的大孫!

至於所謂陰陽之說,朱元璋才不在乎!

朱元璋只想跟自己的大孫說說話,哪怕說一句,也好啊!

可是,大孫這次說的“打俺”是什麼意思?

大孫在下面挨欺負了?

懷揣著疑惑,朱元璋跟丘玄清來到墳前,可很久都沒有傳來任何聲音。

朱元璋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剛才那句話,你是什麼時候聽到的?”

丘玄清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巳時整(9:00)。”

丘玄清選擇巳時開始致祭儀式是有講究的,因為這個時辰的寓意是“陰人宜遠行,陽人宜守”。

朱元璋陷入了沉思,今天他很早的時候就來鐘山了,如果沒記錯的話,他第一次聽到大孫的聲音,應該是在辰時!

朱元璋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辰時,距離巳時整整一個時辰,那麼是否意味著,如果真的陰陽之隔被打破,下一次他能聽到大孫的聲音,是在午時呢?

這只是朱元璋的一種猜想,他也不敢確定,但哪怕只是一線希望,他也絕對不會放棄,畢竟,他實在是太過思念大孫了!

而丘玄清對朱元璋的這個猜測,也抱著支援的觀點,因為在現在沒有太多線索的情況下,這已經是最靠譜的解答了。

很快,朱元璋的猜想就被印證了。

在正午陽光垂落的時候,墓碑上方再次傳來了斷續且模糊的聲音。

而這個聲音,卻是讓朱元璋和丘玄清頓時驚異不已!

“爺爺...我...黃袍加身了...這邊...辛苦...每天...打仗......沒錢。”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