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008章 “打俺”的真正含義

與朱元璋的爭吵聲彷彿還在耳邊迴盪,朱標懷揣著滿心的無奈,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了東宮......他的步伐很沒力氣,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棉花上。

朱允炆早已在東宮門口等候,見父親歸來,忙迎上前去。

皇宮裡沒有什麼秘密,最起碼開著門的奉天殿,裡面有什麼動靜,還是很快就能傳到整個皇宮裡的。

更何況,朱標前往奉天殿的原因,東宮裡面他的這些親信之人,也是清楚的。

朱允炆看著父親緊鎖的眉頭和沉鬱的面容,心中一陣酸楚,卻仍輕聲安慰道:“父親大人,您不必過於憂慮,皇爺爺只是一時想不開,過些時日自會明白您的苦心。”

朱標看著兒子稚嫩的臉龐,心中的煩躁稍微平復了些,他蹲下身子,輕輕拍了拍朱允炆的肩膀,嘆了口氣道:“你長大了,懂得為父親分憂了。”

就在這時,太子妃呂氏也走了過來,她假意嗔怪朱允炆道:“你這孩子,怎麼說話呢?你皇爺爺那是太過思念你哥哥了,所以才會有些神志不清......那道士丘玄清也只會撿些好聽的話來蠱惑你皇爺爺,哪裡像你父親這般忠言逆耳?”

朱允炆有些不高興,卻不敢跟母妃頂嘴,只好嘟起了嘴角。

朱標聞言,看著嘟嘟著嘴的朱允炆,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他當然知道呂氏這番話雖是假意責怪朱允炆,實則是在安慰自己。

不過,他也懶得去計較這些,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呂氏見朱標笑了,便知自己的話起了作用,於是繼續說道:“殿下,您也別太往心裡去,陛下年紀大了,有些事情想不開也是正常的,您只要盡好自己的本分就行了。”

朱標的正妃,本是開平王常遇春之女常氏,早在洪武四年四月就冊封為了皇太子妃,但常氏於洪武十一年十一月去世,所以側妃呂氏才得以成為太子妃。

換句話說,朱允炆原本是庶子,是子憑母貴,如今才成了嫡子。

而呂氏的父親乃是前太常寺卿呂本,地位與開平王常遇春遠遠不比了,而且呂本去年剛剛過世,所以呂氏本來孃家背景就不夠硬,又是側妃上位,母子二人這才對朱標處處存了恭敬之意,儘量順著朱標的話說,哄他開心。

朱標未嘗不知道呂氏刻意逢迎,但他很享受現在的家庭氛圍......太子妃對他百般體貼,兒子也聽話孝順、勤勉好學,從無頑劣之舉,這對於本身工作很繁忙,壓力也很大的朱標來說,還要求什麼更多的呢?

難不成,自己在外面受氣,回家也要受氣?

因此,對於呂氏所言有些不合規矩,但卻讓他聽起來順耳的話,朱標只是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不過他也不能多說些什麼,畢竟朱標心中雖然對朱元璋的做法仍有不滿,但也不好當著母子倆的面說出來,說出口那就是另一種性質了。

而朱標衣服還來得及換,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緊接著便有宦官進來低聲

稟報。

“殿下,皇后娘娘的病情忽然加重了。”

這個訊息像是一記重錘砸在了朱標的心上,他頓時感到一陣窒息般的心口絞痛。

馬皇后作為朱標的生母,一直是他最敬愛的人之一,如今聽到她病情加重的訊息,朱標只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幾乎站立不穩。

朱允炆和呂氏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訊息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他們看著朱標搖搖欲墜的身體,忙上前扶住他,關切地問道:“父親(殿下),您沒事吧?”

朱標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事。

他深吸了幾口氣,強迫自己鎮定下來,朱標知道自己這時候不能慌,於是強打起精神,對朱允炆和呂氏說道:“你們先在東宮等著,我去探望母后,如果需要你們來的時候,我會派人喚你們。”

——————

坤寧宮內,病榻上的馬皇后顯得格外脆弱,她的臉色蒼白如紙,眼窩深陷,昔日的風采已不復見。

然而,即便是在病中,她的眼神卻並不暗淡,就這麼溫柔地看著朱元璋卻並沒有說話。

朱元璋坐在床邊,緊握著馬皇后的手,他的大手粗糙而有力,與馬皇后的手指形成鮮明對比。

這對結髮夫妻的目光交匯在一起,彷彿有千言萬語在無聲中傳遞。

“妹子,你怎麼樣了?”朱元璋的聲音略顯顫抖,每個字都透露出深深的關切。

馬皇后的目光在朱元璋臉上緩緩掃過,彷彿要將他的模樣深深印在心底,她努力擠出一絲笑容,那笑容雖然微弱,卻如同初升的朝陽,給這壓抑的氣氛帶來了一絲暖意。

“重八,我沒事。”

馬皇后的聲音有些嘶啞,卻透出讓人心疼的大氣:“你不必擔心我,大明還有很多事情需要你處理,你去忙吧。”

朱元璋的眼眶微微溼潤,他強忍住淚水,聲音哽咽:“妹子,咱就要你快點好起來。”

馬皇后輕輕點頭,她的手指微微動了動,似乎想要撫平朱元璋緊鎖的眉頭,但卻沒有掙出朱元璋的手心。

“英兒的事情,我聽說了。”

“重八,我相信你,無論別人怎麼說,我都知道你不會做錯事。”

朱元璋心中一暖,他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馬皇后是最懂他的人。

“妹子,你真信咱沒老糊塗?”

馬皇后微笑著輕輕頷首:“我永遠相信你。”

朱元璋的心被深深觸動,他低下頭,用兩隻手摩挲馬皇后冰涼的手。

這時,太醫院使戴思恭端著一碗藥走了進來,他恭敬地向朱元璋和馬皇后行禮後,在朱元璋的示意下,將藥碗遞到朱元璋手中。

朱元璋小心翼翼地扶起馬皇后,在她身後墊了個枕頭,將藥碗送到她嘴邊。

馬皇后微微皺眉,她似乎有些抗拒那過於苦澀的藥味,然而當她看到朱元璋關切的目光時,心中卻湧起一股暖流,於是張開嘴,將藥一口一口地喝了下去。

喝完藥後,馬皇后的臉色似乎好了些,她的呼吸變得平穩了許多,眉宇間的痛苦之色也減輕了不少,她再次向朱元璋投去一個

安慰的笑容:“重八,放心吧,我會好起來的。”

看著堅強的妻子,朱元璋的心中五味雜陳,馬皇后不僅僅是他的妻子,更是他的知己和盟友,他們共同經歷了許多風風雨雨......如今她依然是他最堅實的後盾,只有馬皇后才會無條件地信任他,無論這件事看起來多麼荒謬不可信。

所以,朱元璋扶著馬皇后躺下以後,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妹子你說英兒說的‘打俺’是啥意思?咱始終沒琢磨明白,咱大孫是不是在下面受什麼委屈了?”

馬皇后若有所思地說道:“我猜想,‘打俺’應該是‘大案’的意思。重八,這些年來你為了大明江山的穩固,興起大案殺了不少人,那些冤魂若是都聚集在地下,怕是給英兒帶來了源源不斷的敵人。”

實際上,胡惟庸被殺後,他的罪名反而在不斷升級,開始只是說胡惟庸“擅權植黨”,後來,又加上了“通倭”、“通虜”和“謀反”等罪名,並不斷牽連、擴大化。該案的同謀犯越查越多,牽涉的面也越來越廣,株連蔓引,持續了到了今年也未能了結。M.Ι.

朱元璋聞言心中一震,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的殺戮會給大孫帶來這樣的影響,不過馬皇后的推測,確實合情合理。

馬皇后看著朱元璋沉默不語的樣子,輕嘆了口氣道:“重八,我知道你都是為了大明好,但殺戮太重總不是好事,那些冤魂怨氣太重,遲早會反噬的......現在說不得就是英兒給你擋災了。”

馬皇后信佛,朱元璋更是當過和尚,知道這些事情,或許是有說法的。

【原來大孫替咱默默承受了這麼多,怪不得大孫會說了好幾次,是在提醒咱......】

朱元璋的心中,升起了對大孫的感激。

看著馬皇后的病體,朱元璋的眼中閃過一絲悔意:“妹子你放心吧,我會盡快了結胡惟庸的案子,不再繼續牽連下去了。”

馬皇后看著朱元璋的眼神,也感到一絲欣慰。

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一個有擔當的人,他一定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朱元璋很快下達了停止繼續對胡惟庸案進行牽連的聖旨,被嚇得如同驚弓之鳥一般的朝臣鬆了口氣,而朱元璋不再對此案進行擴大化的原因,也在朝野間不脛而走......是皇嫡長孫的英靈現世,勸阻皇帝殺戮不祥!

為此,倖免於難的朝臣們,甚至紛紛在自己家裡,供奉起了虞王靈位,每日虔誠燒香祈禱,不為別的,就為了讓皇嫡長孫能好好勸勸他爺爺,別沒事就想讓他們跟商鞅一樣變成五等分了......大家相安無事不好嗎?

朱元璋自然從錦衣衛的彙報中聽說了這件事,不過卻對此不置可否,並沒有下令禁止。

不想要就是要,不禁止就是鼓勵。

於是,朝臣們供奉的更歡了,反正這又不是生祠,沒有什麼忌諱。

但朝臣鬆了口氣,朱元璋卻沒能鬆口氣,因為很快,馬皇后的病情就開始急速惡化了起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