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005章 洪武寶鈔的價值

朱雄英看著手機裡的那個簡訊,陷入了呆滯。

什麼答案,爺爺你說好要告訴我的答案啊!

莫非爺爺你魂穿到了大明,還丟失了一部分記憶不成?

但朱雄英已經來不及問了,因為他已經清楚地看到,那個細小的漩渦,徹底消失!

“這個漩渦,究竟是什麼東西?”

朱雄英的眉頭微微蹙緊。E

或許是超自然現象,又或許,這是科學可以解釋的東西。

但這些,對於目前的朱雄英來說,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爺爺還沒告訴他答案啊!

朱雄英有些心事重重,他不可能一直待在這個偏僻的墳地裡,所以他也沒有辦法觀測這個細小的漩渦,到底還會不會出現......以及如果出現的話,出現的規律是什麼,能持續多久,裡面還有什麼秘密。

但不管怎麼說,既然神秘漩渦能夠吞噬光線,那天天人工蹲守什麼事都幹不了也太蠢了,要知道,現在已經是2014年了,直接安裝一個攝像頭不好嗎?畢竟神秘漩渦能吞噬光線,只要攝像頭畫面上出現了小黑點,就說明神秘漩渦出現了,自己騎腳踏車趕過去就來得及,兩分鐘的路程。

可無論是安裝攝像頭,還是攝像頭遠端連線手機,亦或者買個新的腳踏車,都需要錢。

還好,爺爺給了啟動經費了,不然靠他兜裡的幾百塊錢還真不夠。

朱雄英認真地數了數手裡跟錄取通知書差不多大小的寶鈔,完整的一共是二十四張,從漩渦裡出來後損壞的則有五十多張,至於爺爺到底從那邊算是一共捎過來多少,他不知道。

面值,都是一貫。

朱雄英只知道一貫錢,貌似應該就是一吊錢,但具體有多少購買力,並不太清楚,畢竟高中歷史課本上沒教,即便涉及到金錢,出現在歷史課本上的也動輒是數百萬兩乃至上千萬兩白銀,而白銀和銅錢和寶鈔之間如何換算,這實在是讓人沒概念。

但從最簡單的成語推理來看,朱雄英覺得爺爺魂穿後應該混的可以。

“古人以‘家財萬貫’形容人富有,這次光是弄過來的就有小一百貫,看來爺爺在大明過的應該是不錯的。”

實際上,朱元璋讓人一個

時辰內開足火力連續不停地燒了幾千貫了,只不過不穩定的時空蟲洞不僅入口非常小,而且在傳輸過程中損耗很嚴重。

不過這波操作也是陰差陽錯了,因為時空蟲洞的入口實在是太過於細小,直接扔寶鈔只會讓寶鈔邊緣被蟲洞泯滅,反而是燒成灰以後進入時空蟲洞能夠重組,並按照兩個世界透過時空蟲洞形成的時間規則,來流逝或回溯物品的時間。

因此,朱雄英得到的都是老化後的成品或破損寶鈔。

朱雄英這邊時間也只是過去了將近兩個小時,此時剛剛不到下午兩點,朱雄英又等了半晌,見那神秘漩渦確實不會出現了,才離開回家。

到家把東西收拾了一下後,朱雄英揹著一個挎包,裡面裝著用透明檔案袋放著的寶鈔,步行前往海島小鎮上的網咖。

推開半地下網咖髒了吧唧的黃褐色玻璃門,一股難以言喻的混雜氣息撲面而來,煙味、汗味、腳臭味、還有機器長時間運轉的焦熱味,交織成一種獨特的氣息。

網咖內光線昏暗,僅有的幾扇窗戶都被厚厚的塵土和油漬遮蔽,透不進多少自然光,索性就都關了,而沒有了自然風,也只能讓兩臺老舊的立櫃式空調在“吭哧吭哧”地散發著不那麼冷的冷氣。

一排排破舊的電腦前,坐著形形色色的人,他們的目光都緊盯著螢幕,手指在鍵盤上飛快地敲擊,沉浸在“擼啊擼”的虛擬世界中。

朱雄英皺了皺眉,從口袋裡摸出幾張皺巴巴的鈔票,遞給了那個正趴在收銀臺上打瞌睡的網管。

網管是個黃頭髮小妹,穿著一個白色吊帶,胳膊上不知是紋的還是貼的玫瑰紋身。

她抬起頭,睡眼惺忪地打量了朱雄英一眼,懶洋洋地問:“要飲料嗎?煙呢?”

“不用了。”朱雄英遞過身份證後簡潔地回答,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查清楚手裡的寶鈔到底能換多少錢了。

“賬號是身份證號碼,密碼是六個8,超過半個小時按一個小時的錢算。”

朱雄英拿回身份證,找到一個空位坐下,開機,等待機器緩慢地啟動。

不過開機後朱雄英想了想,還是先打開了一個購物網站,開始查詢帶電池

的無線攝像頭和智慧手機的價格,看著螢幕上那些令人眼花繚亂的數字,朱雄英感到一陣囊中羞澀......

雖然朱雄英知道自己手裡的那些張古董寶鈔或許能換來一筆對他來說不菲的錢財,但即便如此,他還是擔心這些錢是否足夠他購買所需的東西后,還能剩下足夠的生活費。

朱雄英沒指望爺爺繼續給他捎錢,畢竟,那個細小漩渦以後出不出現他都不知道,所以購買攝像頭和連線攝像頭的智慧手機,他已經算到解密的必須成本里了。

查完無線攝像頭和智慧手機,朱雄英決定先查一下手裡寶鈔的價值。

他在搜尋框裡輸入了“寶鈔”四個字,然後緊張地等待著搜尋結果。

在古董交易網站上,寶鈔的求購價格並不均勻,朱雄英先用“價格從高到低”和“價格從低到高”分別篩選了一下來了解行情。

其中最貴的,是中書省版大明寶鈔,朱雄英看了一下,這種寶鈔由於是明朝最早發行的且僅發行流通五年,時間足夠久遠也足夠珍稀,如今存世的完整佳品,哪怕是八五成新到九成新,求購價都能高達上百萬人民幣,而這還是有價無市,根本沒人賣。

切出古董交易網站,朱雄英又搜了搜“中書省版大明寶鈔”,正好有個今年的新聞,上面說在中國嘉德2014年春拍的紙鈔專場中,就拍了一枚大明通行寶鈔中書省貳佰文,新聞說作為首次出現在拍賣會的中書省版大明通行寶鈔,引起眾多藏家關注,此枚品相突出,儲存完好,字跡清晰,最終以人民幣成交。

朱雄英看了看上面的一串零,有點頭暈。

不過朱雄英知道自己手裡的寶鈔,跟這個版本的好像不一樣,所以又切了回去。

古董交易網站上,最便宜的是明朝中期發行的寶鈔,由於做工要差很多,且印刷數量極多,年代還相對較近,所以根據不同的品相,只值幾百塊錢到一千多塊錢。

在心臟的“咚咚咚”中,朱雄英找到了洪武寶鈔的價格。

而螢幕上八五成到九成新的洪武寶鈔價格,直接讓苦日子過慣了的朱雄英忽然有種“奢侈一把開瓶可樂”的衝動!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