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004章 我原來是穿越者?

“爺爺,你這是在大明?”

朱元璋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愣了一下,咱不在大明在哪?

朱元璋用詢問的眼神看向丘玄清,畢竟,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既然丘玄清知道“陰陽炁海”這件事,那麼或許能理解大孫的話語裡,是不是有什麼自己沒有品出來的含義。

仙風道骨的丘玄清捻鬚細品,踱步再三,終於猛地一揮搭在臂彎上的拂塵。

“陛下,貧道覺得,虞王殿下是在問,這處陰陽炁海是在大明境內找到的,還是在大明境外的海上仙山之類的地方找到的。”

丘玄清的這個解釋相當合理,畢竟,剛才丘玄清就已經告訴朱元璋,陰陽炁海這種現象,雖然他從師父張三丰張真人的口中聽到過,但即便是張三丰這等人物,也僅僅是在已經佚失的道教古籍中看到過,並非親眼所見,所以足見陰陽炁海這種現象的出現,究竟多麼珍稀。

根據張三丰張真人所言的一鱗片爪,丘玄清只知道,數千年來,只有寥寥幾位道家真人在一些人跡罕至的地方見過陰陽炁海的出現,也因此得到過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福緣,或是一些從未在世界上出現的奇怪物品,或是一些近乎於“洩露天機”的資訊。E

不過,這些也僅僅是傳聞罷了,真實情況無從考證,現在也無人得知。

朱元璋本想問大孫在哪個位置,但想了想,通話間隔這麼長,即便說了,恐怕自己也不知道,而陰陽炁海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消失,順著這個方向說下去,實在是浪費時間。

所以還是趕緊問問,自己還能幫大孫做些什麼比較好。

畢竟,剛才燒過去了不少寶鈔,但是漩渦實在是太過細小,所以能透過的,並不多,甚至可以說機率渺茫,所以朱元璋也不知道大孫究竟收到了多少。

因此,朱元璋答道:“不錯,咱就在大明,剛燒過去的錢夠花嗎?不夠接著給你燒!另外,大孫你可還有什麼心願?”

——————

“剛捎過去的錢夠花嗎?”

面對這個問題,朱雄英陷入了沉思。

大明寶鈔現在能當古董換多少錢,朱雄英也不太清楚,他一個高三剛畢業的學生,這種問題實在是超出他的認知範圍了。

而朱雄英的這個老手機不僅很卡,而且在島上也根本沒多少網路訊號,墳頭這裡更是半點都無,所以他還得稍後到鎮上的網咖用電腦去查一查......在朱雄英的記憶裡,他高一也就是2012年那會兒,

學校附近都是網咖,這兩年才有裝修和裝置很高大上的“網咖”陸陸續續出現,只不過朱雄英去不起那種一個小時動輒八塊錢、十塊錢的地方就是了。

“但不管怎麼說,寶鈔好歹算是古董,又是這麼些張,應該怎麼都能賣個幾千塊錢的吧?”朱雄英謹慎而樸素地在心裡估算著。

大一四人間的住宿費一年是八百塊錢,省城大學的食堂價格他也打聽過了,正常吃的話,早餐三五塊錢,午餐和晚餐都是十塊錢出頭,湯是免費的,一天加起來不到三十塊,一個月算上打球時候買運動飲料的錢應該也就一千塊......所以爺爺這次捎過來的錢,足夠他用一個學期了,這能讓他更加專心於學習,不需要做太多的兼職。

至於貧困生補助這種東西,在與家一水之隔的高中上學的時候,老師們都清楚他的家庭情況,所以很好申請,而朱雄英聽說在大學裡這件事好像就有很多說法了,所以他沒有把這個計算在內。

畢竟,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朱雄英這幾年已經學會了,不對自己完全影響不了的事情抱有期望,這樣最後就不會有太多的失落感。

總之,朱雄英覺得爺爺這次捎過來的這些錢已經足夠了,自己不應該奢求更多。

一來爺爺就算魂穿大明瞭,想來古代也不是那麼好混的,爺爺掙這些寶鈔,估計也不容易。

二來自己已經成年了,算是長大成人,怎麼都該獨立自強一些,雖然身邊的不少家境富裕的同齡人都是“在家靠父母,出門靠父母打錢”......可朱雄英總不能以後還指望著老爺子死了還在大明給他賺學費吧?這事說出去雖然沒人信,但也挺丟臉的。

不過,既然爺爺已經承認了,那麼朱雄英對“爺爺穿越到了大明”這件事,也有了一些猜測。

首先,爺爺肯定是埋在眼前的墳裡了,所以那就只能是“魂穿”。

其次,自己既然有小時候生活在明朝的記憶,所以自己也是......“魂穿”?

朱雄英被自己這個想法嚇了一跳。

——我原來是穿越者?或許爺爺早就知道這個秘密的根源?

不過朱雄英也僅僅是猜測,沒有什麼證據,如果需要一些證據來佐證的話,他之前聽鄰居阿婆說過,自己小時候好像生過一場大病,倒是可以順著這個線索,去調查一番。

而朱雄英上高中的時候,課餘也看過不少書攤出租的那種刑偵小說,或許,自

己也可以透過一些合法渠道,查一查自己的身世。

畢竟爺爺之前只告訴過自己,自己是被他收養的。

如果能查出來,想必也會有一些可以深究的資訊。

不過,這些都是以後的事情了。

眼下,爺爺穿越到了大明,還含辛茹苦地賺錢給他捎過來,自己可不能當啃老小子,總得為爺爺做點什麼。

所以,朱雄英回答說:“捎過來的足夠花了,我沒什麼心願,就是想讓爺爺過來陪我,自己一個人有點孤單,而且好些事情顧不過來。”

——————

日頭已經西垂,哪怕夏天晝長夜短,也再長的時間,經不住說一句話就要一個時辰。

旁邊的丘玄清聽到音色模糊的“想讓爺爺過來陪我”的時候,有些尷尬地側過了身。

虞王殿下,這話可不興說啊!

你爺爺要是去陪你,這大明江山可就亂了套了。

而且......你爺爺雖然疼愛你,可也沒到需要下去陪你的份上啊。

不過考慮到虞王殿下還是個小孩子,只能當做童言無忌了。

大孫的“鬨堂大孝”讓朱元璋也有些許尷尬,不過朱元璋一想到自己的寶貝大孫,在那邊孤零零的一個人,還得招兵買馬打仗,自己又沒教他這些打天下的知識,好些事情顧不過來,所以渴望得到爺爺的幫助是正常的。

“大孫,爺爺現在過不去,畢竟這中間有界限呢......”

朱元璋有句話沒說,大孫你要是有需要的話,咱倒是能送幾個能打仗的將軍下去......

“爺爺你那邊需要我燒(捎)些什麼東西過去嗎?”

朱元璋眉頭皺了皺,從來只聽說過上邊給下邊燒東西的,沒聽說過下邊給上邊燒啊!

不過輸送物品的方法是一樣的,這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大孫你燒的東西,爺爺也不敢用啊!

朱元璋剛想在不傷大孫的心的前提下婉拒,但就在這時,他忽然發現,隨著太陽的落山和光線的消失,那個細小漩渦,也就是丘玄清口中的“陰陽炁海”,竟然開始慢慢縮小了!

眼見著馬上就要消失無蹤,朱元璋急了,這東西如果消失,下次他能跟大孫說說話,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而且最大的可能是,今生今世都再也沒有機會了!

而細小漩渦的那一頭,似乎也發現了這一點,一個焦急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傳了過來。

“打......俺......”

“大孫,你說什麼打俺?誰打你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