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我有愛人了

聽了秦寶環一番話,林奕澄覺得還是有點用的。

秦寶環向來活得灑脫,說句不好聽的,她有時候挺無情的。

但用她自己的話說,這樣挺好,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沒人能傷得了她。

因為林奕澄打了電話,秦寶環不放心,又扔下施乾澤,過來找她,跟她一起吃了晚飯。

季書妍剛回國,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沒時間出來。

所以只有他們兩個。

飯桌上,秦寶環又開導她一番。.

在秦寶環看來,林奕澄現在不管做什麼,陸山河都沒有挑刺的資格。

陸山河本來就是過錯方,怎麼的,還要求那麼多?

聽了秦寶環的話,林奕澄也是哭笑不得。

秦寶環是絕對的護犢子,別說她是對的,就算她是錯的,秦寶環肯定也是向著她的。

說完了她和陸山河,林奕澄問她:“那你呢?什麼時候結婚?”

“不是說了,暫時沒有這個打算。”

“不是我說你,施乾澤這麼好的男人,你不抓緊點,小心讓別人搶走了。”

“能被人搶走的,說明註定是不屬於我的,不要也罷。”

林奕澄勸了她許久,她就是不鬆口。

最後她煩了:“你結了婚再說。你自己都沒結,還催我?”

林奕澄說:“那能一樣嗎?我孩子都這麼大了。”

“樂樂還是我乾兒子呢,跟我自己的孩子有什麼區別?”

林奕澄說不過她。

她手機響了一下,拿起來一看,是陸山河發來的。

他說有個應酬,可能要九點左右才能送樂樂。

林奕澄回覆:那我自己去接,你忙吧。

看見林奕澄的回覆,陸山河跟桌上的人打了聲招呼,然後出來打電話。

他說:“我這邊有個專案是和政府合作的,今晚請他們吃飯,實在走不開。我儘量早點,可能也要八點半,你別去接,我去送。”

林奕澄說:“沒事,我和寶寶在一起,她和我一起去接。你明天再接送,也是一樣的。”

陸山河說:“送樂樂,也是想見你。要是你去接,今晚我就見不到你了。”

林奕澄聽了,心裡有些觸動。

她說:“那你先忙,我也還在吃飯,不一定幾點過去。”

“好,那你等我訊息。”

陸山河打完

電話,進了房間。

“顧書記,難得我們坐下來一起吃個飯,照理說我應該全程陪同。但家裡有點事,我可能要提前走一會兒。”

陸山河端起酒杯,朝著主位的人敬酒。

那人也把酒杯端起來,赫然是顧中越。

他說:“陸總事業做得成功,家庭也照顧得好,實在是我們學習的榜樣。”

“榜樣不敢當。”陸山河說:“我只是這幾年才明白一個道理,家人是比什麼都重要的。”

這話顧中越贊同:“沒錯。我們也都吃得差不多了,說實話,我家裡有個高考的孩子,我也要早點走的。”

眼見氣氛融洽,旁邊有人開口:“陸總現在……還是單身嗎?”

陸山河離婚的事,他們是知道的。

聽了這話,顧中越也看過去。

之前傅家的事,顧中越知道。

但其中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也沒去關心。

只聽說和一個女人有關係。

有人這樣問,他也看過去。

說實話,他還挺欣賞陸山河的。

而且政府很多事項的發展,也離不開他們這些企業的扶持。

陸山河更是個中翹楚。

陸山河說:“不是單身了。”

他沒多說,但在座的都明白了。

那人笑道:“我本來還以為陸總是單身,家裡有個親戚,條件還挺好,準備介紹給陸總的。”

“多謝美意。”陸山河說:“我已經有愛人了。”

他用了“愛人”這個字眼,不是女朋友,不是妻子。

對他的這種態度,顧中越也挺讚賞。

他見過太多男人家裡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E

這陸山河,聽說倒是不近女色,還挺有原則的。

八點,宴席就散了。

陸山河親自把顧中越送到車旁:“顧書記,以後,合作愉快。”

顧中越和他握手:“合作愉快。”

陸山河回老宅的路上,接到蕭雨琪的電話。

他說:“我說過了,以後有事可以直接聯絡負責人。”

他把那個專案負責人的聯絡方式給了蕭雨琪。

蕭雨琪直接問:“我聽說這個專案,你要退出?”

陸山河說:“不用擔心,這個專案前景是很好的,我退出是我個人原因。”

“為什麼?前景那麼好,你為什麼退出?而且你前期投入那麼

多,現在退出,損失巨大!”

“那不是你該操心的事情。總之,你的目的是要蕭家參與這個專案,我做到了。”

“你……”蕭雨琪深吸一口氣:“你是為了和我避嫌,所以才退出的?”

陸山河說:“你既然知道,以後就不要給我打電話了。”

蕭雨琪說:“你為了她……你做這個決定,董事會能同意?”.

“這和你沒關係吧?”陸山河不想和她多說:“以後別給我打電話了,再見。”

他說完掛了電話,隨手就把她拉入黑名單。

然後,他看司機:“開快點。”

他怕林奕澄去接樂樂,所以想早點回去。

而此時,秦寶環開車拉著林奕澄,也往老宅趕。

兩人聊著天,林奕澄還說:“你看路,專心開車!”

秦寶環說:“我這個技術……”

她話沒說完,只見前面的車子突然來了個急剎,她也急忙去踩剎車。

但因為車速不低,而且車距不遠,哪怕她把剎車踩到底,可還是跟前車撞上了。

好在追尾力度不大,但兩人還是眼睜睜看著車子撞上去,同時被晃了一下。

林奕澄驚魂未定:“寶寶你沒事吧?”

秦寶環也嚇的夠嗆:“沒事。你在車上等著,不準下來!”

說完,她氣呼呼開門下車。

正好前車的人也下來了。

“你怎麼開車的!”秦寶環上去就質問人家:“好好的路,你剎什麼車!”

林奕澄哪裡放心,生怕她跟人打起來,也跟著下車了。

前車司機四五十歲的模樣,聽了秦寶環的話也不生氣,笑著開口:“抱歉抱歉,剛剛有隻貓突然出來,我才剎車的。這樣,所有的費用我們出,您留個聯絡方式吧?”

正常來說,追尾這種事故,基本都是後車全責。

聽他這麼說,秦寶環的氣才消了幾分。

林奕澄也拉她,生怕她再說什麼。

秦寶環拿出手機:“那好,以後開車還是注意點。”

那人態度很客氣。

雙方很快協商好,開車離開了。

那人上了車,回頭看:“書記,處理好了。”

顧中越這才睜眼。

他喝了酒有些不舒服,往外邊看了一眼,只看見後車一抹纖細的身影正好上了副駕駛。

他說:“走吧。”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