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還有候補

林寇青打電話來,幾乎都沒什麼好事。

林奕澄出門,到了院子裡才接。

林寇青語氣果然不好:“過年你也不回來,送點禮就完了?你爹媽還在呢!”

林奕澄說:“我在醫院過的年。從樂樂住院到出院,你們沒有人問一句。只要打電話來,說的就是傅家的事……”

“說傅家的事怎麼了?傅家和我們是親家,幫他們不是應該的嗎?”林寇青氣沖沖開口:“你跟外國人生的那個野種……”

林奕澄聽到這裡,實在是聽不下去,直接把電話掛了。

寒冬臘月,數九寒天,她在寒風中氣得渾身發抖。

這是孩子的外公,是她的父親,他怎麼能說出那樣的話來……

“橙橙……”

肩上突然多了一件羊絨大衣,隨之而來的,是包裹著的溫暖。

她回頭,看到了陸山河那雙帶著關切的雙眸。

“怎麼……”

陸山河的話還沒問完,林奕澄就忍不住,撲在了他懷裡。

陸山河忙伸手,把人緊緊抱住。

“沒事了,沒事了。”陸山河擁著她,輕輕拍她的後背。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他剛剛看見了林奕澄泛紅的眼眶。

陸山河已經在腦子裡,把給林奕澄打電話,讓林奕澄哭的那個人,凌遲一萬遍了!

“別怕橙橙,有什麼事,交給我,我來解決。”

他心疼得不行。

他只想捧在手心裡的女人,究竟是誰,讓她哭了?

林奕澄很快緩過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從陸山河的懷裡抬起頭,往後退了一步。

“我沒事。”林奕澄吸了吸鼻子:“我們進去吧,爺爺他們還在等。”

林奕澄不想說。

有什麼好說的。

林寇青那種人,如果知道樂樂是陸山河的兒子,估計又是另外一個態度。

但那又怎麼樣。

林奕澄不稀罕。

陸山河見她不想說,也沒有多問:“好,我們先去吃飯。”

進屋以後,老爺子和陸言章夫妻自然看出了林奕澄的異樣,但陸山河在他們發問之前,直接說:“我們開飯。”

他這樣說,明顯是不想讓其他人問

林奕澄什麼了。

林奕澄這個時候也的確不想多說,她感激地看了陸山河一眼。

陸山河挨著她坐,給她夾了不少菜,秦婉玉也和她說了一些科研相關的問題。

所有人都沒有問林奕澄怎麼了。

不是不關心她,是因為看出來她不想說,尊重她的想法。

吃過午飯,林奕澄就要走了。

陸山河開車送她。

上了車,林奕澄說:“謝謝。”

陸山河沒看她,開口:“沒什麼,這種小事,還要跟我說謝?”

林奕澄沒說話,歪頭看著窗外,之後一直在沉默。

見她這樣,陸山河更加心疼,也更想知道到底是誰惹了她哭。

把人送到科研院,陸山河說:“晚上我送樂樂過去。”

林奕澄點頭:“好。”

下午,林奕澄忙完,閉目休息了一會兒,然後給秦寶環打電話。

秦寶環很快接了:“橙橙!”

聽著她蠻有活力的聲音,林奕澄忍不住就笑了:“在幹什麼?”

“在施乾澤公司裡,沒事,過來等他下班。”

林奕澄說:“難得賢惠一次。”

“什麼啊,”秦寶環說:“我還給他送飯了呢。”

“真的?”林奕澄吃了一驚:“你做的?”

“我買的。”

林奕澄笑道:“也挺好的,提出表揚。”

“是吧?我也覺得自己棒棒噠。”秦寶環說完,問她:“怎麼了?我聽著你聲音有點不對勁。”

林奕澄把林寇青給她打電話的事說了。

秦寶環氣得都想破口大罵:“他要不是你爹,我能罵死他!他怎麼能這樣!”

林奕澄說:“我對他們已經不抱希望了,跟你說了以後,也好受多了。”

“你就是好欺負。”秦寶環說:“要是我,我才不慣著他!要我說,你就告訴他,樂樂是陸山河的兒子,到時候看他怎麼辦!”

“沒必要。”林奕澄說:“到時候還要讓樂樂接受他們的虛情假意。”

“也是。”秦寶環道:“反正以後別讓樂樂跟他們來往,太討厭了!”

林奕澄嗯了一聲。

秦寶環問:“你和陸山河,關係是不是穩步前進?

林奕澄沒說話。

秦寶環問:“怎麼了?”

“我不知道。”林奕澄說:“我心裡……總覺得不舒服。”

“很正常,”秦寶環道:“經歷了那麼多事,想要破鏡重圓,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接受與否,決定權在你手裡。如果想不通,那就先不見,各自都冷靜一下,想想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好。”

秦寶環又說:“你們認識了那麼多年,三年婚姻,五年分別,現在回來,我看出來了,陸山河不會放下你的,也不會放任你再離開。橙橙,雖然我對他有意見,但他現在對你的心,也是真的。”

林奕澄道:“我知道。”

“當然,不能因為他是真心,我們就應該接受他。感情的事,從來不是對等的。但橙橙,你也要知道,沒有人會一直在原地等你。”

林奕澄嗯了一聲。

秦寶環又說:“我說話直接,但感情的事的確很難定義。你和他在一起之前,肯定是要解開心結的,不然兩個人都不會快樂。要是擦肩而過,那就是緣分盡了,也別遺憾。”

林奕澄沒說話。

秦寶環笑笑:“我說起來頭頭是道,但感情的事,還是要自己親身體驗。我個人的觀點是,陸山河表現不錯,我好幾次都對他冷嘲熱諷的,他也能忍下來。對他來說,挺難得了。”

“我知道。”林奕澄說:“越是看見他的真心,我越是覺得……自己不能敷衍,不能這麼稀裡糊塗就和他在一起。這樣對他,好像有些不公平。”

“你要這麼想,誰也沒辦法。你答應和他在一起,他只會感恩戴德,哪裡會想那麼多。”

“我知道的。”林奕澄又說:“我是不是挺矯情的?”

“什麼啊,誰說你這樣就是矯情了?再說了,陸山河當年那麼混蛋,你矯情點又怎麼了?還給他生了孩子,他偷著樂去吧!”

林奕澄被她逗笑了。

秦寶環又說:“首先呢,咱不能委屈自己。再一個,不管你怎麼做,我都支援你!你放心,沒了陸山河,不是還有衛晏城候補嗎?”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