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他規矩了

晚上的睡眠,依舊不盡如意。

自從林奕澄離開他,他就沒睡過一個完整的好覺。

多少個不眠的夜晚,他都睜著眼,自虐一般回想自己過去的那些混蛋事。

他那時候像是鬼迷了心竅,瘋狂嫉妒能和林奕澄親近的江寄琛。

那時候,他明明可以帶楊雨桐去別的醫院,但他就是故意把她帶到林奕澄面前。

他像箇中毒已深的癮君子,瘋了一般的傷害她,看著她痛苦,他好像就能獲得一種病態的痛快。

可這樣的婚姻生活,註定是一把雙刃劍。

傷了林奕澄,也傷了他自己。

林奕澄離開的那些日子,陸山河醉生夢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後知後覺發現自己的愛已經無法自拔,這是其一。

最主要的,是他對林奕澄造成的那些傷害,叫他日夜難寐,整日裡活在痛苦之中。

上天憐他,讓他時隔五年,終於又見到了林奕澄。

他不知道自己上輩子做了多少好事,才能遇見林奕澄。

他曾經做了那麼多錯事,林奕澄還願意給他機會。

這樣的女人,他有什麼理由,不對她好?

下半輩子,他願意付出自己的所有,傾盡全力對她好。

第二天一早,陸山河醒來的時候,看了看時間,他大概只睡了三個小時。

對於以前的睡眠來說,他能完整地睡三個小時,已經很不錯了。

他還是去鍛鍊,之後洗漱,然後又去買了林奕澄喜歡的早餐,才去找她。

林奕澄來開門的時候,睡眼惺忪的。

她昨晚幫同事查資料,睡得太晚了。

剛剛鬧鐘響了,她迷迷糊糊又關上了。

前幾天太忙了,這兩天她能稍微休息一下。

她給陸山河開了門,自己揉了揉眼睛,轉身往回走:“你這麼早啊?”

她穿著普通的家居睡衣,並不暴露。

但陸山河依舊盯著她,不捨得眨眼。

他說:“你還要睡?我買了早餐。”

林奕澄看看時間,的確不早了。

她說:“你先坐,我去洗漱。”

她不化妝,一直都是素面朝天,只用了水乳霜做最基礎的護膚。

所以,十幾分鍾,她就從臥室出來。

陸山河已經把早餐擺好,他坐在沙發上,正低頭看手機。

“你先吃,”他聽見動靜,抬頭看過來:“我回個郵件。”

林奕澄應了一聲,坐在餐桌。

早餐都是她愛吃的,她忍不住看了陸山河一眼。

男人身高腿長,坐在沙發上,兩條大長腿好像有些無處安放。

他雙手撐在膝蓋上,微微弓著背,側臉線條硬朗,下頜線堅毅。

五年後回來見他,他消瘦了許多,但依舊掩不住他的俊朗帥氣。

林奕澄正看他,陸山河突然抬眸也看過來。

兩人四目相對,林奕澄愣了一下,問他:“一起吃?”

陸山河把手機放在一旁,起身走過來。

他挨著林奕澄坐下:“快吃吧,一會兒涼了。”

兩人也沒再說什麼,安靜地吃了早餐。

“現在走嗎?”陸山河幫著她一起收拾了,然後問她:“你還要去研究院嗎?”

“下午去。”林奕澄說:“走吧,本來就答應樂樂,昨天接他的。”

“他在老宅,你不用擔心。爺爺爸媽都喜歡他,我看他也挺好的,每天都有人陪。”

林奕澄說:“的確,跟著我,我工作忙,陪他的時間反而不多。”

陸山河想說什麼,林奕澄又說:“不過,我已經給他聯絡了幼兒園,過了十五應該就開學了。”

陸山河這才想起來,正常這個年齡的孩子,是應該上幼兒園的。

他忙說:“在哪個幼兒園?到時候你去研究院,要是不方便的話,我來接送樂樂。”

林奕澄把幼兒園的名字發給他。

陸山河立即低頭檢視幼兒園的情況。

他看了之後,說:“橙橙,樂樂可以換一家嗎?我覺得我有更好的推薦。”

林奕澄說:“不換了,我和朋友都考察過了,這家幼兒園挺不錯的。”

陸山河也就不說什麼了。

兩人回去的路上,陸山河開車,林奕澄安靜地坐在副駕駛。

她突然發現,這兩天,陸山河格外的守規矩。

之前的時候,好像總是忍不住想抱她,親她,牽她的手。

這兩天卻沒什

麼動作了。

林奕澄看了他一眼,收回目光,不去想這些。

其實陸山河規規矩矩的,她心裡也挺好受的。

和陸山河過於親密,林奕澄其實有些過不去自己心裡那一關。

她承認她是個俗人,可能會對肢體接觸有些期待。

但她又沒想好,到底和陸山河該怎麼樣相處。

所以太親密的接觸,會讓她很矛盾。

特別是那天做的那個夢,叫林奕澄幾乎不敢直視陸山河。

但她沒法欺騙自己,她的身體,其實是渴望陸山河的。

但她也清楚,這可能就是單純的慾望,和愛情無關。

所以,陸山河不來撩撥她,挺好的。

這樣可以讓她比較冷靜地分析自己的感情。

而不是沉溺於身體的享受。

兩人到了老宅,老爺子和樂樂在院子裡練太極。

小傢伙以前沒接觸過,和老爺子學了幾天,打起來竟然也像模像樣。

看見他們兩個,老爺子笑道:“快來看我乖孫孫多厲害!”

他說完去看陸山河:“可比你小時候聰明多了!”

陸山河也笑:“是,畢竟是橙橙生的,當然聰明。”

樂樂則是撲到了林奕澄懷裡,抬頭看她;“媽咪是來接我的嗎?”

林奕澄蹲下來,摸了摸他微微有些出汗的頭髮,問:“樂樂想多住幾天,還是先和媽咪回去?不過媽咪這幾天有點忙……”

“你忙的話,就讓樂樂在這裡住。”老爺子開口:“不然讓樂樂一個人在家,孩子多孤單。”

陸山河沒說話,但也滿臉期待地看著林奕澄。

林奕澄問樂樂:“樂樂呢?想在這裡住還是和媽咪回去?”.

林景揚想了想,說:“媽咪這樣好不好,我晚上想和媽咪一起住,早上把我送到這裡來,晚上再把我接回去。”

老爺子開口:“這個辦法也不錯。不用你媽媽接送,她忙的話,我安排人。”

樂樂點頭同意了。

這件事算是這麼定下來了。

林奕澄下午才去研究院,老爺子就留她吃了午飯再走。

林奕澄陪著樂樂和老爺子下了幾盤棋,正要吃飯,她手機響了。

是林寇青打來的。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