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約會,你有意見?

“什麼時候,陸總成了橙橙的代言人了?”衛晏城說:“還是說,橙橙要做什麼,都要徵求陸總的同意?”

陸山河覺得自己討厭衛晏城不是沒有道理的。

聽他說話,都能帶著幾分挑撥離間。

這人怎麼這麼討厭?

陸山河說:“當然不是,橙橙有絕對的自由。只是,等下我和橙橙還有事,自然是不方便衛總送的。”

“還有事?這麼晚了還能有什麼事?”

“約會。”陸山河說:“衛總有意見?”

衛晏城:……

難得一次啞口無言。

陸山河說了,其實是有些心虛的,他怕林奕澄當眾揭穿自己這個謊言。

他飛快看了林奕澄一眼。

好在,林奕澄沒有要說什麼的意思。

陸山河才鬆了一口氣。

周牧生要送季書妍,秦寶環肯定是被施乾澤帶走。

算下來,只有衛晏城是孤家寡人。

其他幾輛車都走了,衛晏城抽了一支菸,在夜色裡站了十幾分鍾,這才上車。E

陸山河親自開車,送林奕澄回去。

他說約會,其實壓根就沒有。

忍了又忍,他問:“橙橙,你剛剛怎麼沒反駁我?”

“什麼?”

“我說約會。”

“你送我回家,也算約會吧?”林奕澄說:“這有什麼好反駁的。”

“那……我們真的去約會吧。”陸山河說:“送回家不算什麼約會吧。”

“這麼晚了,怎麼約?”林奕澄說:“算了,回家吧。”

“可以去逛街,買東西,看電影……”

“你還挺熟悉這套流程的。”

林奕澄其實沒有別的意思,她只是單純覺得,陸山河整天那麼忙,竟然還能有心思想這些。

但陸山河一下就慌了。

他以前有前科,當時還陪著楊雨桐去買過東西。

他以為林奕澄這樣說,是在暗示什麼。

他嚇得頓時不敢說話了。

林奕澄見他安靜下來,還很奇怪:“怎麼不說了?”

陸山河張口就說:“對不起……”

林奕澄更奇怪了:“為什麼突然給我道歉?”

“我……”

陸山河把車子停在路邊,測過身子看她。

林奕

澄問:“怎麼了?怎麼不走了?”

“橙橙……”陸山河拉住她的手:“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

林奕澄被他說得一頭霧水:“什麼?”

“我之前……做了那麼多錯事。我帶著別的女人去醫院氣你,還當著你的面,那麼關心她……”

平心而論,林奕澄並不想聽他說這些。

“都過去了。”她說:“我……”

“是都過去了,但你心裡,肯定還是會有心結。”陸山河看著她:“橙橙,你告訴我,我要怎麼做,才能讓你徹底放下和忘記?”

“我都要忘記了,是你一次次提起來……”

“你沒有。”陸山河執拗地看著她:“你明明還在怪我……”

“陸山河!”

林奕澄叫了他一聲,陸山河頓時不敢說話了。

兩人沉默了幾秒鐘,林奕澄才說:“我是還沒有想好,以後要不要開始一段戀情或者步入婚姻,我可能暫時給不了你想要的安全感。或者,你等等我……又或者,你接受不了這樣的我,我也不……”

“接受!”陸山河著急地把她擁入懷中:“橙橙,我等,不管多久,我都等!”

“那我們就不要互相猜疑。”林奕澄說:“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你也不要一直耿耿於懷。能做到嗎?”

陸山河點頭:“能。”

林奕澄說:“從過去到現在,只有你吻過我。我可能真的很沒出息……”

聽到這句話,陸山河破防了。

他聲音哽咽地開口:“橙橙……別說了,我知道……以後該怎麼做了。我們不去想以前,只往前走,往前看,好不好?”

“好。”

兩個人情緒都有些低落,也沒心思去什麼約會了。

陸山河把林奕澄送回去,站在門口,他也沒有要進去的意思。

但他也不想走。

父母都在老宅,樂樂也在,他肯定要回去的。

不然,他想留在隔壁,離林奕澄近一點。

見他不說話,又一臉為難,林奕澄踮腳,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

陸山河傻乎乎地看著她。

林奕澄說:“這時候,樂樂可能睡了,我也不

給他打電話了。這樣,明天一早,你來接我,我去老宅。”

“好。”陸山河忙說:“那我六點就來。”

“你不是六點要晨練?”

“我可以五點起來。”

林奕澄笑了笑:“不用那麼早,你七點來也可以,我還能多睡會。”

陸山河忙說:“好。”

說完就該走了,但他還是不動。

林奕澄笑著看他:“還有,你放心,我和衛晏城……充其量只是朋友,我不喜歡他的。”

“我知道。我不放心的是衛晏城那個人,他……反正他對女人,挺有一套的。”

“對我不起作用。”林奕澄說:“好了,快回去吧。”

“那我走了。”陸山河依依不捨地看著她:“明天見。”

他說完倒退著往後走。

林奕澄都沒眼看他:“你好好的,小心點。”

“嗯。”他揮手:“關門吧!”

林奕澄狠狠心,把門關了。

陸山河自己笑了笑,這才轉身,摁了電梯鍵。

陸山河回去,樂樂果然睡了。

但陸言章和秦婉玉還在客廳裡,兩人頭碰頭看著一本大塊頭的書籍。

陸山河不知道是什麼書,猜著應該是他們的專業書籍。

看見陸山河,陸言章開口:“你來,正好跟你談談你和橙橙的事。”

陸山河坐下,問:“爸,媽,你們該早點休息的。特別是我媽,醫生都說了,讓你多休息。”

秦婉玉笑了笑:“我沒事。倒是你和橙橙,你這孩子,怎麼就不知道主動一點?”

陸山河說:“我也不是不想主動,我是怕……怕橙橙反感。”

“你在尊重她的前提下主動,女孩子不會排斥的。”秦婉玉說:“具體的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但你有一顆真心,這是最重要的。”

“我知道了媽。”

“還有,”秦婉玉看著他:“決定和一個人在一起,可能是因為愛情。但婚姻要維持下去,靠的是責任、忠貞和人品。以後,我希望你能尊重婚姻,有擔當,有責任,可以撐起一個家。”

秦婉玉的話,陸山河都認真聽著。

他鄭重點頭:“媽,我會的。”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