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酸溜溜的

陸山河抬眼看過去,看見了秦寶環,她身邊還跟著施乾澤和衛晏城。

今晚的接風,周牧生明確表示,只有他們四個人。E

到時候結束了,陸山河送林奕澄,周牧生送季書妍,多好的事。

怎麼秦寶環也來了?

而且,她還帶著倆跟屁蟲。

沒有一個是陸山河喜歡的。

“寶寶!”

林奕澄轉身才看見他們,立即抬手招呼。

兩個女生像是好幾天沒見了,抱了抱,然後秦寶環挽著林奕澄的手臂就往裡走。

陸山河忍不住開口;“橙橙。”

林奕澄回頭看他;“走啊,怎麼了?”

陸山河看了旁邊兩人一眼,問:“他們也去?”

秦寶環開口:“瞧你那小氣樣!人家不去,只是要談生意,恰好在一個酒店。”

恰好?

哪兒那麼多恰好?

陸山河不信。

特別是衛晏城看過來的眼神帶著挑釁,陸山河更不信了。

但他也不好說什麼,只好抬腿往裡走。

小氣?

他就是小氣怎麼了!

好在,進去之後,那倆人果然和他們分開了。

不過,多了一個秦寶環,陸山河都能想象到,這個氣氛會有多麼的糟糕。

到了包廂,陸山河拉了林奕澄一把,林奕澄對秦寶環說:“你先進去。”

周牧生和季書妍是從機場直接過來的,現在還沒到。

林奕澄見秦寶環進去了,問陸山河:“怎麼了?”

陸山河問:“她怎麼來了?”

林奕澄奇怪:“誰?寶寶?她怎麼可能不來?我們本來就說好了啊,哦,還有阿琛,但阿琛今天有手術,不然也要來的。”

“之前你怎麼沒說。”

“我們幾個做什麼都是一起的啊,”林奕澄說:“你不會覺得,妍妍回來,只有我自己給她接風吧?”

“這不是還有我嘛。”

陸山河有些委屈。

主要是他有點不太想和秦寶環相處。

秦寶環這個人,牙尖嘴利的,有時候一句話就能堵的他啞口無言。

畢竟陸山河曾經犯過錯,心虛,秦寶環又絲毫不給他面子。

“我們這都是約定俗成的事情了。”林奕澄說:“你要是覺得不習慣……”

生怕林奕澄趕他走,陸山

河趕緊說:“習慣,我以後就知道了。”

兩人進了屋,果然,秦寶環看見他就說:“又有什麼事?你怎麼這麼多事啊?陸山河,我發現你一個大男人,小氣得很。”

陸山河不說話。

因為他知道,說話也說不過秦寶環。

最保險的就是沉默。

林奕澄拉了她一下:“好了,就你不小氣。”

秦寶環說:“行啊,你現在都知道護著他了?我還是不是你最親的姐妹了?”

“是是是。”林奕澄笑得不行:“誰也比不上你。”

秦寶環這才滿意了,然後看陸山河:“阿姨現在怎麼樣了?”

陸山河反應了一會兒,才知道她問的是秦婉玉。

他說:“沒什麼事了,謝謝。”

“真客氣。”秦寶環也懶得搭理他,去看林奕澄:“不知道阿琛什麼時候忙完,到時候我們再聚聚。”

“好啊。”

他們四個人的感情,是陸山河怎麼都插不進去的。

他在旁邊聽著,心裡酸溜溜的。

兩人聊起來,話題多到說不完。

陸山河一句話都插不上。

好在沒多久,周牧生髮訊息說馬上就到了。

陸山河忙起身:“他們要到了,我下去接一下。”

“一起吧。”林奕澄說;“我也想妍妍了。”

五人見了面,陸山河和周牧生還好,三個女孩子抱在了一起,圍著又笑又跳的。

像個孩子。

看見周牧生的目光一直落在季書妍身上,陸山河問他;“身體怎麼樣了?還有,你倆……又有進展了嗎?”

周牧生說:“那點傷算得了什麼。至於進展……反正比你好。”

“你說就說,怎麼還拉踩?”陸山河氣得不輕:“我就多餘問你!”

周牧生給了他一拳:“好啦!一會兒多喝幾杯!”

陸山河也想捶他,顧忌他身上的傷,到底沒動手:“喝什麼,你能喝?”

五人說笑著上了樓。

季書妍這次出國,可謂是收穫頗豐。

不止在設計大賽上拿了獎,和周牧生的關係也有了改變。

整個人看上去也很是神采飛揚。

林奕澄和秦寶環有太多問題想問她,席間,歡笑聲一直不斷。

正熱鬧呢,包廂門被敲響

了。

他們沒讓人在旁邊伺候,這時候聽著敲門聲,都以為是服務生。

結果進來的卻是施乾澤和衛晏城。

施乾澤開口:“冒昧過來,聽說牧生回來了,我們也過來湊個熱鬧。”

衛晏城則是直直看著林奕澄。

陸山河:…….

他就知道!

都是一個圈子裡的,低頭不見抬頭見,雖說施長海做的不是人事,但施乾澤和施長海一向沒有什麼關係。

或者說,他和整個施家都沒什麼關係。

除了一個姓,他也從來沒有把施家人當自己的親人。

施乾澤直接坐在了秦寶環身邊。

而剩下的唯一一個座位,就是陸山河身邊了。

見衛晏城坐下來,陸山河真是滿臉嫌棄。

他本來想著,接風可以早點結束,他能帶著林奕澄出去走走。

看這個架勢,一時半會兒的是完不了了。

而且,所有人好像都沒覺得施乾澤和衛晏城過來有什麼不合適。

林奕澄還回答了衛晏城好幾個問題。

整桌人的氣氛都挺融洽的。

就陸山河一個人氣鼓鼓的,在生悶氣。

突然,他放在腿上的手指被人勾了勾。

他愣了一下,低頭去看。

林奕澄的小拇指勾住了他的小指,只是簡簡單單一個動作,卻瞬間叫陸山河開心起來。

他去看林奕澄,林奕澄還在聽衛晏城說話,臉上帶著笑,也很認真。

可誰知道,桌子底下,她的手指,勾住了陸山河的手指。

陸山河所有的煩悶和酸楚,頓時都不見了!

他甚至恨不得站起來大聲炫耀,讓他們都知道,林奕澄對自己,是不一樣的。

周牧生也一直關注著他,見他剛剛還板著臉,這會兒卻笑了,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周牧生起身:“我出去打個電話。”

他給陸山河使了個眼色,陸山河也起身:“我也出去一下。”

到了門外,周牧生看他:“去抽一支?”

陸山河說:“不是跟你說了,戒了。”

周牧生說:“就當陪我。我這幾天住院,妍妍也不讓我抽菸,我都憋死了。”

陸山河說:“你還想追人,這點意志力都沒有。趕緊戒了吧,沒幾個女人喜歡煙臭味。”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