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荒誕的夢

一頓飯下來,林奕澄算是看出來了,陸山河也不知道做了什麼,反正現在全家人都嫌棄他。

吃過飯,老爺子和樂樂去下棋,陸言章小心翼翼攙著秦婉玉出去散步了。

臨走前讓陸山河好好招待林奕澄。

客廳裡沒人了,林奕澄才問他:“你做了什麼?”

陸山河正給她倒花茶,聞言看了她一眼:“什麼?”

“怎麼爺爺還有叔叔阿姨都這麼嫌棄你?”

“想知道?”

林奕澄聽他這麼說,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她別過臉:“不說也沒什麼,也不是那麼想知道。”

“你想不想知道,我都要說。”陸山河把茶杯放在她面前:“我專門叫人制作的花茶,美容養顏,清肝明目,你嚐嚐味道。”

林奕澄哦了一聲。

陸山河把茶具放好,然後坐在她身邊:“橙橙。”

林奕澄盯著茶杯上的花紋:“嗯?”

“我爸媽還有爺爺,都嫌棄我,是因為……”陸山河拉過她的手,握在自己手裡:“是因為我很笨,到現在還沒有把媳婦給他們帶回來。”E

林奕澄想把手抽回來,但沒抽動。

又或許,她自己也沒用多少力氣。

“橙橙,”陸山河輕輕捏了捏她的手指:“讓樂樂多住幾天好不好?你也看到了,家裡人都很喜歡他。”

“好。”林奕澄點頭:“但我要徵求樂樂的意見。”

“樂樂乖巧懂事,還很厲害,你把他教的很好。”

“也沒有。”林奕澄說:“他這個孩子,有時候懂事的讓我心疼。他雖然小,但他心裡其實什麼都知道。”

“我知道的。我欠你們太多了,之前一直沒有照顧過樂樂,你剛回來的時候,我每次見樂樂,我能察覺到,他對我,是有敵意的。”

林奕澄吃了一驚:“敵意?”

“是。”陸山河說:“我能感覺到。”

“我不知道,”林奕澄搖頭:“他在我面前,從來沒有說過……”

“像你說的,他心裡,什麼都知道,所以,他是怪我的。”

林奕澄說:“我們的事,是我們的事。不管怎麼樣,都和他沒有關係,他

也不應該……”

“不,他是對的。他該怪我的,我沒有好好照顧你們……”

林奕澄忍不住也捏了捏他的手指:“不說那些了。如果樂樂願意,就讓他多住幾天,你要是有時間,也可以多陪陪他。”

“那晚上,我們一起給周牧生他們接風?”

“我們一起?”林奕澄問:“不了吧,你那些朋友們,不去嗎?我跟他們也不熟。”

“不去。”陸山河說:“就我們四個。”

“你和周牧生說了?妍妍知道嗎?”

“他提議的,估計已經和妍妍商量了。”

“那好。”

“那就別走了,下午我們一起走。”

林奕澄還沒說什麼,陸山河又道:“你去樓上睡個午覺,休息一下。”

“不方便……”林奕澄拒絕了:“算了,我去看爺爺和樂樂下棋。”

“你中午不休息,下午會沒精神。”陸山河拉著她:“嚐嚐花茶,然後我帶你上樓。”

林奕澄喝了一口花茶,淡淡的清香,很美味。

陸山河說:“有單獨的房間,給你準備的。”

“爺爺他們都想你留下來,”陸山河垂眸看著她:“我更想……”

林奕澄耳根發燙:“你別說了,我去就是了。”

她起身,說:“茶很好喝。”

“那我走的時候給你帶著。”陸山河說:“上樓?”

“我自己上去……”

她話沒說完,陸山河就牽起她的手了。

林奕澄只好閉嘴。

陸山河把她送到樓上,果然帶她進了其他的房間。

林奕澄有些緊張,但好在,陸山河帶她進了房間,跟她介紹了一下,就主動出去了,還把門帶上了。

林奕澄坐下,鬆了一口氣。

她怕陸山河會吻她,然後她不知道怎麼拒絕。

現在她和陸山河的關係,不清不楚,總是做那麼親密的事情,林奕澄其實心裡是覺得有些說不上來的感覺。

她知道,只要她點頭,陸山河應該是恨不得下一秒就把她娶回家。

但還是那句話,經歷了這麼多,林奕澄……並不期待婚姻了。

她甚至不負責任地想,能不能和陸山河只有這種不負責任

的關係。

很顯然,這是不行的。

別說有老人孩子都看著,就是林奕澄都過不去自己這一關。

說是午睡,林奕澄躺在床上,很久都沒睡著。

最後迷迷糊糊睡著了,覺得有人壓著自己。

是陸山河,他的親吻,炙熱又猛烈,大手在她身上游移。

林奕澄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塊黃油,他掌心滾燙,她一點點化在他身體裡。

陸山河的衝撞像是帶著極致的力量,叫林奕澄躲無可躲。

她不敢發出聲音,兩隻手臂卻勾著陸山河的脖子。

有支離破碎的輕吟,從她唇角溢位來。

她想躲,卻被陸山河緊緊箍著腰身,欺負得更狠。

“不要……”

林奕澄只覺得渾身無力,愉悅從靈魂深處蔓延……

她突然睜開了眼睛,身體綿軟,盯著天花板緩了好一會兒,林奕澄才驚覺,自己剛剛做了一個夢。

她竟然做了那樣一個夢!

天哪!

怎麼會……

人家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可她……

她沒想嗎?

她捂住自己的臉,把自己整個人都埋進被子裡。

是,她想了。

可也不至於飢渴到要做這樣的夢吧?

太真實了。

身體的愉悅,到現在都沒有消散。

那種久違了的歡愉,叫她既覺得羞恥,又有些慶幸。

好在只是一個夢。

如果她真的和陸山河發生了什麼,接下來怎麼辦?

順理成章和他在一起?

她好像……還沒想好。

林奕澄把自己藏在被子裡,聽到了敲門聲。

她猛地坐起來:“等,等一下!”

陸山河看看時間,林奕澄已經睡了快兩個小時。

他不放心,所以過來看看。

剛剛,他還被陸言章嫌棄了。

那意思明顯是說,竟然讓林奕澄一個人睡午覺。

拜託,他也想陪她睡啊。

關鍵是……他沒有那個身份。

更沒有那個膽量。

聽見林奕澄的聲音,陸山河才放心了。

林奕澄急匆匆去了洗手間,處理了一下身體上不對勁的地方,又洗了一把臉,這才去開門。

結果,看見她,陸山河第一句話就是:“你的臉怎麼這麼紅?”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