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還在幻想階段

陸山河再發訊息,林奕澄就沒回復。

他連著發了幾條,林奕澄那邊都沒有動靜。

又等了幾分鐘,沒等來林奕澄的回覆,等來了周牧生的電話。

他接起來,問:“有事?”

周牧生笑了:“我住院,你都不打個電話關心一下?我給你打過來,你還問我有沒有事?”

陸山河說:“前兩天不是打了?小傷,你什麼時候這麼矯情了?我在等橙橙電話,所以你快點。”

“橙橙?”周牧生往旁邊看了一眼,笑道:“你家橙橙現在和我家妍妍通電話呢,怕是沒空搭理你。”.

“你家妍妍?”陸山河抓到了關鍵字眼:“什麼時候成了你家的?”

周牧生說:“我還不能想想了?”

“哦,還只是自己幻想的階段啊,那你該努力了。”

“說我?”周牧生笑了:“你呢,你到什麼階段了?至少我受傷,妍妍願意來照顧我。你呢?”

陸山河說:“你別哪壺不開提哪壺。現在傷怎麼樣了?什麼時候回來?”

“打電話正是跟你說這件事,明天回去。”周牧生說:“到時候繼續休假,你不給我接個風?”

“你受傷,剛縫了針,又不能喝酒,接什麼風?”

周牧生說:“到時候把橙橙妍妍都叫來,熱鬧一下啊。”

“你是不是回國以後,找不到理由約妍妍了,所以才拿我當工具人?”

“看破不說破,還是好兄弟。”周牧生說:“再說了,咱倆說不定還能助力。”

陸山河一想,也是,到時候接風,橙橙肯定也要去。

他說:“我來安排。”

周牧生說:“好。”

“對了,你要是休假,到時候來我家一趟。我爸媽現在都在家,看看他們。”

陸言章和秦婉玉的事情,陸山河已經和周牧生說了。

周牧生也很是感慨,他說:“肯定要去的。”

陸山河問:“橙橙她們還在打電話?”

周牧生說:“半個小時起步,你就等吧。”

“怎麼那麼多話要說啊。”陸山河心裡酸溜溜的:“她們都說什麼?”

“我怎麼知道人家說什麼,我又不能偷聽。”

“你讓你家妍妍趕緊掛電話。”陸山河說:“就說你傷口疼。”

周牧生笑道;“你怎麼這麼小氣?人家打個電話你都要管。我跟你說,你這樣,是追不到老婆的。”

“你還教起我來了。不管怎麼說,我都比你這個沒談過戀愛的人要強吧?”

“行啊,”周牧生說:“那咱倆就打個賭,看誰先修成正果。”

陸山河也不怕他:“賭就賭!”

兩人掛了電話,陸山河一看,果然,林奕澄還沒回復他的訊息。

林奕澄打完電話想回復的,一看挺晚了,想著第二天就能見面,也就沒回。

結果,一大早,陸山河就又發訊息了。

問她起床沒,早飯吃什麼,還問他什麼時候來接。

林奕澄上午還有點事,想著忙完了,吃了午飯,下午再過去。

晚上季書妍就能回來了,她還想去接機。

剛想回復陸山河的訊息,他又發來一條:我在樓下。

林奕澄往窗外看了看,竟然真的看見了陸山河的車。

陸山河就在車旁站著,低頭看著手機。

林奕澄笑了笑,打字:你上來吧。

沒兩分鐘,房門被敲響了。

她開了門,接著被擁進一個溫暖的懷抱。

陸山河抱著她,在她發頂親了一下:“早上好,橙橙。”

林奕澄說:“早上好。”.

他放開她,拿出食盒:“我帶了早餐過來。”

林奕澄說:“你過來也不提前說一聲,萬一我沒回來呢?”

陸山河說:“那也沒什麼,實在不行,我把早餐給你送研究院去。”

林奕澄心裡有點暖,但也沒再說什麼,兩人去了餐廳,林奕澄問:“樂樂怎麼樣?”

“說起樂樂,”陸山河把食盒開啟,把早餐一樣一樣拿出來:“以前總聽人家說隔輩親,我總以為,我媽那樣的人,肯定不一樣的。”

“然後呢?”

“然後就大跌眼鏡了。”陸山河說:“我從沒見我媽那樣笑過,哄著樂樂的聲音也很溫柔。”

“老人都這樣的。”

陸山河想說,不是的。

因為樂樂身上流著他們的血,那種血脈至親,是不會騙人的。

但林奕澄不說,陸山河自然也不會說。

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如果林奕澄不願意,那陸山河就不會主動提及這件事。

林奕澄本來想著辦完事吃了午飯再去陸家老宅,現在陸山河跟著她,她只好急急忙忙把事情做好,然後跟著陸山河,一起去了老宅。

正好趕上吃午飯。

一進去,林奕澄就看見,秦婉玉坐在樂樂旁邊,正給他夾菜。

而陸言章在給秦婉玉夾菜。

老爺子坐在主位,看著他們三個,滿臉都是慈愛。

聽見門口的動靜,三大一小都看過來。

林景揚從椅子上滑下來,邁著小短腿跑過來:“媽咪!”

雖說他懂事,但畢竟還是個孩子。

兩三天沒看見林奕澄了,見了面自然抱著她不撒手。

林奕澄只好抱著他往裡走,然後跟幾位長輩打招呼。

看見曾經的兒媳,秦婉玉的態度是很好的;“橙橙,快坐下吃飯。”

林奕澄見過秦婉玉幾次,每一次的見面,秦婉玉臉上都沒有什麼表情。

但今天,她臉上帶著笑,語氣和表情都很慈愛。

陸山河走在她身邊,湊近她耳朵,小聲說:“是不是不習慣?這都是樂樂的功勞。”

林景揚在林奕澄懷裡都聽見了,他也小聲說:“不用謝。”

林奕澄都被他逗笑了。

她看著秦婉玉開口:“您現在感覺怎麼樣?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秦婉玉說:“都挺好的。”

陸言章說:“那也不能掉以輕心,有什麼事一定要跟我說。”

秦婉玉看他一眼:“知道了。”E

陸言章又給她夾菜;“多吃點。”

“夠了。”秦婉玉語氣裡帶著無奈,但沒有阻止他的動作:“我吃不完了。”

“沒事,剩下我吃。”

兩人四目相對,眸子裡的柔情蜜意是真的顯而易見。

林奕澄忍不住看了陸山河一眼。

天天這樣吃狗糧,你辛苦了。

老爺子咳了兩聲:“快坐下,都吃飯吧。”

陸言章有些不自在,起身給老爺子盛了一碗湯:“爸,您喝湯。”

他接著去看陸山河:“還愣著幹什麼?不知道給橙橙盛湯嗎?”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